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精品情人 第十七章

经过几个小时的雨夜行车,在天快亮的时候,来到了滑坡现场大田村。

在大田村的向阳坡上,分散居住着几十户人家。由于前段时间的天干大旱,使很多稻田和土地田干地裂。这次大雨来了以后,雨大水猛,雨水从地缝中渗入地下,造成山体移动坎坡跨塌,使多处民房和田地遭到破坏。

陈臣带领的救灾工作组,汇同早已到达的县、镇、乡领导一起,查勘了所发生的全部灾情,并根据每一组村民受灾情况,拟定了救灾方案,又经过汇总,写出了救灾报告。根据各职能部门的职责,落实了救灾工作。

各家媒体记者,也根据现场灾情,各自写出了灾情报道,送回各自媒体刊发和播出。

当救灾组,再一次查勘东湾组被毁的村民房屋时,土坎上的一棵大树突然倒了下来。就在大树快要砸到周艳艳的时候,站在不远处的陈臣,猛的把周艳艳推开,而他自己却被大树的树枝扫了一下,把他抛出了几米远,当即就被摔昏了过去。

经过大家一阵手忙脚乱的抢救,陈臣终于醒了过来。但他的一只手臂确抬不起来了,旁人动他一下,就使他大汗淋漓痛苦难耐,他的这只手臂伤的不轻。

由于救灾方案已经拟好,又经已赶到现场的张副市长同意,陈臣让救灾办、民政、卫生,交通各留下一部分人员在现场实施救灾工作外,他带着其它人员返回市里,一边向市里进一步汇报,一边治疗他的伤臂。

陈臣回到市里以后,他托着一只伤臂向市里的主要领导进一步汇报了灾情,交上了修改后的救灾报告和方案,然后就到医院治他的伤臂去了。经过医院全面检查,陈臣的左肩骨有一处撕裂,他伤臂的肌健也有些拉伤。

陈臣住院以后,除了范婷婷、晓红经常来看他陪他外,周艳艳也加在她们中间,一天两次三次的来看他。让陈臣反到有点不好意思。

上午,周艳艳在救灾办采写了一篇稿子发回报社后,又急忙赶到医院去看陈臣。经过这次救灾件事和同陈臣的进一步接触,使她对陈臣的了解更深了。陈臣这个人不光是工作能力强,办事认真又能吃苦,而且也是一个性格开朗豁达很有爱心的人,还是一个有培养前途将来能干大事的人。

周艳艳来到医院以后,她见范婷婷、晓红和陈范都在,她边把在街上买的鲜花插在花瓶里,边和范婷婷、晓红打着招呼。

陈臣见周艳艳满头是汗,他关切地:

“天气这么热你工作又忙,你就不要老往医院里跑了,你也要多注意休息。”

“这次你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来看你也是应该的。”周艳艳看了一下大家又说,“就是在平时,大家都是朋友我也应该来看你。何况你这次是为了我,所以我才更应该来。”

由于周艳艳和范婷婷、晓红早就认识,因此周艳艳来看陈臣,范婷婷、晓红她们也很高兴。

范婷婷从晓红手里抱过陈范,她高兴的逗着说:

“来儿子,过来让你周阿姨看看!”

周艳艳在范婷婷的怀里逗着陈范,小陈范不住的格格直笑。

周艳艳最后也抱起了陈范,她一边逗着一边说:

“你这个小家伙真有福气,现在有这么多人在爱你,你真的太幸福了!”

周艳艳说罢,又噢噢的在那里逗着。

晓红走过来抱走了陈范,她在接住陈范的时候说:

“来,让我抱抱,你和婷婷姐你们说说话。”

周艳艳边把陈范递给晓红边对范婷婷说:

“这次陈秘书长是为了救我受的伤,给你们的家里带来了不少麻烦,真是有点对不住你们。特别是你一天工作那么忙,又让你分心很过意不去。”

“这次的事不能怨你,”范婷婷又接着说,“你们都是为了工作。如果当时换成了你,你也会那样作的。何况大家都是朋友。”

“对,你说的很好,”周艳艳也非常高兴地,“谁让咱们都是朋友。”

周艳艳看了一眼陈臣:

“既然咱们都是朋友,那我就对你们有个要求,假惹你们公司里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和秘书长在工作中有什么事用得上我的,你们两个尽管开口,到时候我一定全力相帮!”

范婷婷也非常高兴,她也接着说:

“我们能有你这个朋友就够了,哪里还敢去麻烦你。如果今后你真地把我们当朋友,就请你多到我们公司里来,也请你多到我们家里来作客!”

陈臣见周艳艳和范婷婷她们说的很高兴,他也插话说:

“既然大家都是朋友,那等我出院以后,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聚聚,大家痛痛快快玩一玩怎么样?”

陈臣刚一说完,周艳艳就抢先表态:

“到那天我来作东,让大家玩个高兴。”

“还是我来当东家,”范婷婷也抢着说,“我呐是搞旅游业的,办这些事我是专行,我一定包你们满意。”

最后大家约定,等到陈臣出院的那天,由范婷婷安排地方,大家在一起好好玩玩。

又是一个中午下班的时候,周艳艳又一次来到医院里。她今天来了以后,见范婷婷和晓红都不在这里,她的心里特别高兴。虽然她多次来的时候,碰到范婷婷和晓红的时候,大家表面上都显得非常融洽。但在她们三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阴影,这个阴影就是她们都不希望别的女人在她们心爱的男人心里,占的分量过重。因为哪个女人一旦在自己爱的男人心里失衡,这个女人就会在她们心爱的男人面前失宠。因此她们都不喜欢别的女人,在她们爱的男人面前出现过多。更不喜欢有强大吸引力的女人,和她们爱的男人频繁交往。这就是周艳艳为什么见到陈臣身边,没有范婷婷和晓红以后,而特别高兴的原因。

虽然周艳艳还没有准备,也没有想好,今后会不会和陈臣这个男人相好。但她和陈臣由于这次以外事件交往过多,让范婷婷和晓红的心里,老是有点酸酸的。给她们两个人带来了不少的烦恼。

陈臣见周艳艳今天很高兴,他就好奇的问周艳艳:

“你今天怎么啦?看上去你特别高兴似的。能说来听听吗?”

周艳艳扇动了几下她的情眼,有意卖了个关子:

“这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但我就是告诉你了,你也可能不明白。”

“那可不一定。只要你能告诉我,我肯定会明白的。”

“那好,”周艳艳笑了一下,“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今天是没有看见你夫人和晓红在这里,因此我才高兴的。”

“……这是为什么?”陈臣不解地,“为什么她们两个不在你就高兴呐?”

“我说你不明白你还不信,你看,你这不是不明白了吗。其实也没有什么。主要是她们不在我们才好说话嘛!”

陈臣见周艳艳说的那么轻松,而且对这件事也没有更多的解释,他还真的有点不大明白了。但他又见周艳艳不愿再说下去,就把话题一转:

“你还没有吃饭吧,我这里有医院里的饭票,你去买两份我们一起吃怎么样?”

“不用了,我在医院对门饭店已经订好了饭菜,咱们一起出去吃。”

“你在医院对门饭店订好了饭菜?这可不好。其实这医院里的饭菜并不错。”

“我也只是订了点简单的饭菜,出去吃只是想让你到外边换换空气。一天老在这里住着,没有病也会把人憋出病来。”

陈臣见周艳艳这么说,也就高兴的答应了。他很快穿好了衣服,同周艳艳一起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陈臣和周艳艳刚离开病房,晓红就提着一个多层饭盒,给陈臣送饭来了。

陈臣开始住进医院的时候,家里天天给他送饭吃。后来伤势好了些之后,就在医院里买了些饭菜票,家里要做好吃的时候,就给他送来,一般情况下他就在医院里打饭吃。因此,在周艳艳约陈臣到外边吃饭之前,陈臣并不知道晓红要给他送饭来。

晓红知道陈臣和周艳艳出去以后,她心里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他呢!昨天晚上,范婷婷告诉她,陈臣的伤臂现正在恢复阶段,要想办法给他增加点营养才行。今天早饭后,范婷婷叫她到街上买了一条鱼,专门给陈臣烧了鱼汤,还给他做了他爱吃的菜一并送来。可没有想到,他会让别人叫走了……

晓红把她送来的饭菜,放在陈臣病床旁的小桌上,她坐在床边等着陈臣。虽然她知道她送的饭菜陈臣吃不上了,但她要在这里等着,她要陈臣看到她和范婷婷爱他的一片心。

晓红这几天有一种感觉,周艳艳天天来病房探望陈臣,让她的心里有一种不安感,。

她现在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一个美女老出现在一个男人面前,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心里会起什么变化。

有时候他也曾想,反正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的,他乐意去喜欢谁就让他喜欢谁,这不管自己的事。可是她有时候又一想,这个男人虽然不是自己的,但他对自己也是有情有意的。而就是这个情,让她尝到了做女人的幸福。也看到了未来的前程。她还知道,这个男人给她的这分情,靠求是求不到的,她应该为他去负出,用爱心去温暖他的心。也只有她做到了这些,他才会更爱她,也才不会抛弃她。

没有多久陈臣和周艳艳回来了。他们一见到晓红来了,都有点不自在起来。

陈臣看着卓上的食盒便说:

“这么热的天你还做什么吃的送来,以后可不要再送了。”

晓红情感甜甜地细声说:

“婷婷姐说你的伤正在恢复,让我多给你增加点营养。今天主要是给你送点汤来,这鱼汤现在还热着呐,你可以再喝一点。”

“有鱼汤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陈臣有点犯难地,“我刚吃了东西也吃不下啊,等一会你只有把它带回去,等我晚上回去再吃。”

晓红见陈臣全身是汗,她到卫生间端来一盆冷水,她拧了一个冷水毛巾递给陈臣。

陈臣接过毛巾自己没有用,转身递给了周艳艳。周艳艳刚要推托,

晓红便说:

你擦吧,我这里再去打一盆水就是了。”

周艳艳再没有推辞,她擦了擦脸和手以后,她自己刚要去搓毛巾

又被晓红拦住了。

晓红拿着毛巾和脸盆又到卫生间去端了一盆水来,晓红把拧好的

毛巾又递给陈臣。

陈臣接过毛巾擦了擦脸和手以及身上,他擦完以后又把毛巾递给晓红,他感到身上非常清爽和舒服。

晓红在脸盆里边搓毛巾边说:

“今天晚上你回去洗澡的时候把衣服换了,要换的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陈臣见晓红还要说什么,他便摧促着:

“好了,你把东西收拾好就回去。你也把这汤带回去,晚上我好回家去吃。”

晓红没有再说话了。她很快搓好了毛巾,放好了脸盆,提着饭盒就走了。晓红走后,周艳艳看着晓红的背影笑着说:

“这个小姑娘真让人喜欢,你看她对你那个细心劲,……好,不说了,反正这小姑娘有意思。”

陈臣见周艳艳和他逗笑,他便走到周艳艳跟前悄声说:

“她可只是个小保姆,那能和你这个高品位的婧女相比,要说让人喜欢的话,我可只喜欢像你这样的女人。”

周艳艳的脸立刻红了起来,如果这里不是病房的话,她真想狠狠的打他两拳。她在这种条件下,只好笑了一下说:

“你这种话可不能随便乱说,你要是讲多了,我可要把它当成真的了。”

陈臣朝周艳艳丢了个情眼:

“当成真的!好哇!我可是早把这事当成真的了。”

“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想告诉你,”周艳艳悄声地,“下个月十二号是我的生日,到那天我想请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陪我?”

“人多吗?人多我可不去,因为我不喜欢人多。”

“我只想请你,就你一个人。到时候你要好好陪我。”

“到时候你想到什么地方去玩你想好了没有?”陈臣一下子兴奋起来,“一定要找一个能让我们玩的高兴的地方才好。”

“到底去什么地方……”周艳艳的眼里又放了一下光,“我现在还没有定下来。我只想找一个清静的地方,让我们好好开开心。反正不能让外界来打扰我们。”

陈臣见周艳艳这样约他,他心里真是太高兴了。因为他知道,一个女人这样约一个男人陪她过生日,是把这个男人当作她最尊敬、最信任的人。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她最爱的人。自己能成为周艳艳这个美女的心上人,真是感到无限的荣幸。

陈臣见周艳艳在那里想着什么,他便试探地:

“你在想什么?这件事还需要我做什么嘛!”

周艳艳收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现在还没有什么要你做的,到时候你只要能来,来了能让我高兴就行。”

陈臣笑了一下,他这种笑在他的眼里有一种欲望,他这种欲望旁边人是看不出来地,可是周艳艳她看的很清楚。如果他们的身边没有这么多外人的话,可能陈臣早就站在她的面前,用大声喊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一直喊到让周艳艳大笑起来,让她扑进他的怀里。

陈臣见周艳艳不说这件事了,就把话题一转:

“下个星期我就准备出院了,恢复治疗我准备在家里做。听说做恢复治疗就是要把沾连的肌肉拉开,做的时候非常痛苦。我想在我做的时候,你要在我面前就好了,你能来帮帮我吗?”

周艳艳很高兴的答应了。然后她在陈臣身边耳语道:

“你家里已经有两个女人了,两个女人在你身边还不能让你好受些!”

“那不一样。”陈臣面带激情的看着周艳艳,“特别是在心理感受上是不会一样的。因此我还是希望你在我身边,只有你站在我的跟前,我才会有一种舒服感,也才会感觉好受些。”

周艳艳的脸有点红红的。他没有想到,像陈臣这样的男人,也竟然对她产生一种欲望。看来男女相爱,男女相求,男女间对爱的追求,是不讲人们的背景的。再高贵的男人,也会去爱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再不起眼的女人,也会被男人们所爱,只要他们双方都认为值。她现在也真切的感受到,陈臣对她已经产生了爱慕之心。而随着他们之间的交往增多,他们两个人之间爱的感受,也会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