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精品情人第五章

郝男这时候明白了,原来是两个美女叫他过去,是叫他过去和她们一起睡觉。虽然他感到这件事有些突然,也觉得有点不好,但她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何况这是她们叫他过去的。就是今后一旦有什么事情,大家也都会说清的。

郝男想清楚了以后,他就抱着被子,来到周艳艳和梁敏她们的铺前,他把被子盖在周艳艳她们被子的上边,他一掀被角刚想往周艳艳她们的被窝里钻,周艳艳抬手摸到了郝男还穿着衣服,便使劲的在他腿上扭了一把:

“你不把衣服脱了怎么进来!”

郝男开始愣了一下,然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脱去了衣服,撩开被边一下子钻进了周艳艳她们的被窝里。

周艳艳和梁敏,当她们的身体一触到郝男赤祼肌体的时候,她们都不由自主的扑了过去,都争着把郝男抱在自己的怀里。

男女肉体的接触,使三个人的欲火一下子烧了起来。由于他们都是第一次和异性肉体接触,使他们性欲的渴求感更加强烈。

郝男用两只有力的坚臂抱着赤祼的周艳艳和梁敏,两个女人光滑柔软富有弹性的肌肤,让他感到一种肉欲的美妙和快乐。他两手抚摸着两个女人的乳峰,大口大口的亲吻着两个发狂女人的热唇。他身下那个能让女人们着魔的快乐物,早已挺挺勃起,疯狂的在两个女人的裆里,寻觅着属于它的猎物。

周艳艳和梁敏,性欲已经让她们忘了原先约定谁先谁后的顺序,都拼命的用她们的性物挑斗着那个可爱的宠物。

突然,梁敏全身一怔,一声低沉的欢叫,两腿拼命的钩住郝男的两腿,她随着郝男身体的起伏,快感迅即通达她的全身。让她慢慢的失去了自我……

周艳艳见梁敏先她吃到圣果,炽热的欲火让她无法忍耐。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梁敏挤开,让郝男的那个宝贝进入到她的体内。她也跟着郝男身体的抽动,发出了快乐的欢叫……

被两个女人紧紧抱着的郝男,用他那个能使女人们着魔的爱物,让两个女人交替着得到了快乐。也就在他和周艳艳作爱的快感达到顶峰的时候,他让周艳艳第一次尝到了和男人作爱是多么美妙。他还让一个女人第一次明白了,女人到什么样的份上,才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一个女人一辈子最离不开的又是什么!

也就在郝男和周艳艳翻云覆雨的时候,被周艳艳抢走了快乐的梁敏,她又扑在郝男的背上,用她的下身在郝男的臀部上摩擦着,用肉体作用带来的快感,施放着她体内的欲火……

梁敏虽然还没有和郝男作爱达到高潮,但她还是第一次尝到了作爱的快乐。特别是当她和郝男的身体重叠在一起的时候,给她带来的那种美好和快感,是任何东西都代替不了的。

梁敏这个时候也有点累了,但她毕竟还没有和郝男作爱达到高潮,男女作爱高潮时给双方带来的那种美妙享受,作为梁敏来说她还没有得到。也就是她最后的这点遗憾,才是她的心里不能平静,老让她有点心欠欠的。也正因为她的心里老有这么一个心情劲,她虽然也知道郝男和周艳艳也很累了,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她在郝男的背上,来回慢慢的移动着她的上体,用她的乳峰摩擦着郝男的后背。

梁敏又用一只手,从郝男的背后伸进他的裆里,去寻找那个让她着魔的宠物。由于她的手指触到了周艳艳的快乐岛上,让已经没有了力气的周艳艳,忍不住哧哧的笑了起来。

稍稍恢复了一些力气的周艳艳,她推了推欲有睡意的郝男:

“你快去抱抱梁敏吧,你要再不抱她,她可要发疯了。”

郝男他亲了一下周艳艳,翻身又把梁敏抱在怀里。由于他们在前边已经有过破身之快,因此当他们又一次抱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情感,又被带到了一个很高的起点上!

郝男又开始和梁敏热吻……

也可能是郝男他已经经受过了感情冲击波的洗礼,他现在不但懂得了女人们的吻,而且他还更懂得了女人吻他时的那颗心!

郝男的热吻又开始让梁敏兴奋起来,梁敏不但用她的吻回敬着已经开始兴奋的郝男,而且她还用两手,在郝男的裆里,玩弄着那个可爱的魔物!

郝男梁敏贪梦般的亲吻和抚摸,把他们的欲望又一次推向了情感的高潮,让他们两个人抱的更紧了。已经让肉欲的情火烧的有点发狂的郝男,他捧起梁敏颠狂的屁股,将他挺起的情种又插进梁敏的体内,并在他身体的作用下,让梁敏又一次快乐的欢叫着。

梁敏有节奏的呓声……

郝男加快呼吸的气息……

梁敏一声深沉的长哼,让她得到了性爱快感的最大满足!

梁敏她这一次真的累了,她和比她更累的郝男都瘫在那里,让他们仍然还连在一起的身体,吸纳着对方的精气。

睡意又开始走来了。睡意拉着他们一起,走进了梦的世界里……

周艳艳见梁敏和郝男在那里那里甜甜的入睡了,她自己也一侧身体,又将她的一条腿搭在郝男的身上,用双臂拢着郝男和梁敏,和他们一起,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夜越来越静了,峨眉山主峰在阵阵涛声的陪伴下,慢慢的走向黎明……

梁敏从睡梦中醒来,她刚想移动一下身体,她感到身体仍然还被郝男压在身下。梁敏用力把她的身体从郝男的身下抽出来,酸痛的身躯差一点让她叫了起来。

梁敏从郝男身下出来以后,一种可怕的恐惧感袭上了她的心头。她已经意识到,今天晚上的不规行为,已让她告别了女人们都非常留恋的姑娘名份,进入到人生的另一个阶段,跨进了女人的行列之中。那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还是后来她才知道,他们会发生这种事情并不奇怪,这是人类成长中的一种自然现象。

梁敏用力推了几下周艳艳。仍然拥依在郝男身上的周艳艳,她似醒非醒的嚷嚷着:

“……你干嘛吗?人家正好睡你又烦人。”

“你快过来”梁敏轻声地,“你过来我有话要问你。”

周艳艳这时也全醒了。她很不情愿的从还在熟睡的郝男身上来到梁敏一边,又和梁敏抱在一起:

“你现在是不是有点害怕啦?如果你现在后悔了,那可是什么都晚了。姑娘和女人之间的介线,就是男女之间发生性行为。一个姑娘她一旦和男人作了爱,她就变成了一个女人。也就以为着从现在开始,性爱生活将伴随着她的一生。”

“可我们并没有和他相爱,也没有准备和他相伴一生。要是今晚的失贞,让我们的肚子都大起来怎么办?”

“那我们一起把孩子生出来,我们还可以比一比,看那个生的孩子更漂亮!”周艳艳说罢,她便小声的笑了起来。

梁敏顺手扭了一下周艳艳的屁股:

“人家是给你说正经事你又打浑。我是说不怕一万单怕万一。我们再有几个月就要分配了,如果学校里知道我们这样乱伦,这样放肆决不会饶恕我们的。而且我们也不能挺着个大肚子,到新的单位去报到吧。”

“也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女人,在她怀上自己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她应该是最幸福的女人。假如她不能把孩子生下来,那将是一件最大的憾事。可女人这个群体,在人世间又是一个最弱的组群。她们为了生存,为了以后漫长的路要走,她们又不得不舍弃很多东西。如果你我今晚的不规行为,真的让我们的肚子大了,那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孩子打掉。”

“那我们就没有其它的办法可想啦?”

“其它的办法不是没有,比如你可以从明天起,开始和他恋爱,成为他的恋人。一旦你要有了孩子,就宣布和他结婚。但你的内心里是不是真的爱他,他会不会也真的爱你,特别是今夜之欢让你变成了女人,他又会怎么看呐?假若他接受了你这个现实,但将来他会和你相守始终吗?因此,我现在要给你说的就是,你不要去想那么多,我们今晚能够享受到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也就够了。”

“可这小子也真有缘福,一个晚上他得到了两个姑娘的心欢!”

“你说错了,是两个女人得到了一个会作爱的男人。天亮前你要不要再和他来一次?”

“那你呐?”梁敏用舌尖扫了一下周艳艳的肩头,“我知道你一定还想和他再来一次。”

梁敏舌尖上的搔动,让周艳艳差一点笑了起来。她也用舌尖搔着梁敏的乳头:

“我现在是在问你!他今晚要是和我少了两次,我就抱着他不起来。”

梁敏躲开了周艳艳的搔扰:

“那你不是想要他的命啊,他一个男人一晚那能作那么多次爱呀。”

“这你就不知道了,一个男人一个晚上一般可以作三次爱,当然有时候也可以超出一次,我说的不是天天这样。刚才你我各一次,他最低还可以再来一到两次,所以下一次开始他应该先和我在一起。”

“说来也真有点怪。”梁敏动了一下身子,她把周艳艳搂的更紧了,“在没有挨到他身子之前,还有点廷害怕的,可是一让他抱住了,全身一下子都酥了,只要他的那个宝贝一插进你的体内抽动几下,就象有一种强大的魔力似的,他一下能把你变成一个快乐虫,让你实在是妙不可言。”

周艳艳开始又有点睡意了,可是她又好象感受到了一点什么,

她问梁敏:

“我怎么发现你有点不对劲,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他了,我可是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他可是属于我们两个的,就是今后你已经嫁给他了,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时候,你也得让着我点。要不,我就把他的心偷走!”

“如果我真的嫁给他了,那他就属于我的了,他的爱也只能属于我。不过看在今晚的份上,在我高兴的时候,也可以把他让给你。但是,你只能得到他的身,你可不能收下他的心。因为他的那颗心,永远都是我的。”

“好了,不要再说了。”周艳艳移动了一下身体:“等一会我们谁先来?”

“当然应该是我了。昨晚你就占了先,轮也该轮到我了。”

谁说昨晚我抡先了,昨晚开始可是你先得到他的。”

“昨晚虽然我先得到了他,可是后来又让你抡去了,而且他那处男的圣果还是你先吃到的。”

两个婧女的私语,三条赤祼肉体的触及,让两个第一次得到男人情爱的痴女淫瘾骚动。她们的热血又开始了加快流动……

“等一会我们把他推醒了,他先抱住哪个那个就走前头怎么样?”梁敏建议道。

“那他把我们两个都抱住了怎么办?”

“那就全由他。他愿把快乐送给谁,谁就走前头,反正我也争不过你。不过,好东西你可不能全吃光了,你也给我留一点。”梁敏说罢,两个人又哧哧的笑了起来。

“艳姐,你这几年很少和哪个男同学认真的亲近过,可今晚你象变了一人似的,比那些平常爱卖俏的女同学们还厉害。”

周艳艳叹了一口气:

“我的家景不太好,全家人为了供我读书他们付出了很多,我应该好好学习才对待起他们的。再说今后为了生存,为应付不同生存环境据有的应变本领,我们也应该把学习放在第一位。只有打好了学习基础、学到知识,我们进入社会才有应变能力,才不会被社会所抛弃。其实,我也很希望有一个男朋友。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大,对于异性的渴望我就特别强烈。有时真想有一个男人抱抱我。可是为了学习,我只好忍耐着。现在我的学习生涯基本要完了,今天又有这么个机会,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也不后悔。我做的事情我自己认就是了。”

梁敏在周艳艳的脸上轻吻了一下:

“在班里我最服的就是你。平时你一付小大姐的样子,让人们有一种仰幕感。看到你平时不怎么和男同学们亲近,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你的骨子里和我一样,也喜欢和男人作爱。”

“要说作爱,每一人女人都喜欢,只不过她们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己。”

梁敏推了两下周艳艳:

“我们现在把他推醒怎么样?”

“你现在又等不及了?”

“你不是还想和他多来一次吗?我现在就到他身体那边去,你在这边,咱们一起逗他,把他快点逗醒。”

梁敏说完,就从仍然熟睡的郝男身上翻了过去。

周艳艳、梁敏,她们都把身子扑在郝男身上,她们的两手又都申到郝男的下部,抚摸着女人们爱的那件宠物。

仍在睡梦中的郝男,感到有一种快乐的肌肤在他的身上游动着。当他慢慢清醒以后,他才真切的意识到,在他身上慢慢移动的物体不是别的,是女人的乳峰,是压在他身上的女人们肉体。特别是在他身下贪梦抚摸的那两只小手,让他体内的欲火又一次升腾起来。

郝男翻身又抱住了周艳艳和梁敏,又把她们压在身下,他搓揉着两人女人的酥胸,亲吻她们的热唇,把她们又一次带进了一个美妙的世界里……

郝男狂吻了一阵过后,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你们两个哪个先走前头,如果你们不好说,那我自己就决定了。”

周艳艳和梁敏她们都没有说话,因为她们已经被郝男抚摸和狂吻的说不出话来了。她们呼吸急骤,把郝男抱在一起,让郝男带着她们走上那爱的天梯……

郝男在周艳艳梁敏肉欲的感召下,他的性欲也早己被激励起来,他移身扑在梁敏身上,将他的情物插进梁敏的体内,并同梁敏一起,沿着快乐的大道,向美妙的顶峰攀登着。仍然抱着郝男的周艳艳,她的情欲也己达到临介点。她又翻身扑在郝男的背上,随着郝男梁敏一起,走到了他们性爱快乐的尽头……

郝男和梁敏作爱高潮过后,周艳艳在他们情欲消失的感应下,也无力的的瘫在那里。虽然她在这一轮情戏中,没有先梁敏得到郝男的爱,但她自己知道,郝男随后是会给她的。因此她并没有去嫉恨梁敏,也没有那种失宠的感觉。

郝男和梁敏行完房事之后,虽然他的体力还没有恢复,他为了不让周艳艳有一种失落感,他又离开了梁敏,把周艳艳抱在怀里。他用他的体温,他的肉感,慢慢的和周艳艳的情欲相融着。并用他们已经相连的身体,传递着心灵上的丝丝温情。

由于郝男的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他还无力牵着周艳艳的心和他一起奔跑。但他用了另外一种形式,是用他的温情,他的情心,他的肉感去唤起周艳艳肉体上的感应。特别是他没有用他的情种在周艳艳体内搅动,而他却用他的舌尖,在周艳艳的颈部、乳峰和肚脐眼上的夸张挑逗,让他的舌尖变成了一股情风,去吹抚着周艳艳的玉体。他现在才让周艳艳知道,男人是一本永远也读不完的书。而这本书对一个女人来说,也真是太重要了。使她们一辈子都无法离开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稍事情逗,郝男的精力又全部恢复了。他开始又慢慢的抽动着他的命根,一种欲望又很快袭上了周艳艳的心头。她不由自主的摆动着身体,使她又得到了最大的快乐。

郝男在周艳艳的情欲的感召下,他的激情也被再一次调动起来。并和周艳艳一起,享受着性爱达到高潮时的那种美妙。

郝男周艳艳和梁敏又一轮情戏之后,他们都无力的瘫在那里。虽然此时己快接近黎明,是起床去看日出的时候,可是他们谁也不提这件事情,仍然躺在铺上睡着,一个个又都进入了梦乡。

周艳艳梁敏和郝男,他们第三天才从金顶主峰上下来。头一个晚上他们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后才起来,他们起床以后刚要收拾东西,梁敏又提出来,还是等看完了日出再下山才好。她对大家说:

“我们今天就这样下山去了,还不知道哪一年才会又来这里。也可能我们一生都不会再有机会了。大家何不在这里再住一天,等看完了日出和云海再下山去。否则大家会遗憾一辈子的。”

梁敏说完以后,大家也都没有不同意见。因为大家都同意在山上再住一宿,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三个人在一起同宿所带来的快乐,大家都不愿意弃舍。三个人能在山上多住一天,可以使他们再一次欢渡爱河,再一次享受男女们的情欢。如果他们现在下山去了,机会就不会再来!就这样,他们又在山上住了一天,还是包的那个房间,第三天早上他们也确实看到了日出和云海。他们三个人的峨眉山之行,在他们的人生道路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