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多情的少妇第五章

自从我重新回到丈夫身边,丈夫不仅对我过去的事半字不提,反而对我更温柔,更疼爱。我心里很感激,就主动向丈夫谈起了我过去所作所为,丈夫对我说道:“你所说的,我也早听阿玉略提过一二。不过我不肯听她说下。因为我认为即使是真的,我也不和你计较。现在我虽然知道你背地里和别人偷情,但是也知道你得到了你在偶然的外遇中达到了的性高潮,这是我所不能给你的,我真感到太对不起你,以前我不懂得这些,我也后悔的。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从现在做起,我相信未来是美好的。”

丈夫说得对,未来是美好的,从此以后,我同样能在丈夫那里得到和阿俊那样的性高潮,其实丈夫只是对性爱的知识知道得少。既然我肯把和阿俊做爱的经验坦白地说出来,他还有什么不知道和做不到呢?

所以,如果有人偷听我们的房事,一定只会听见我高潮时的淫呼浪叫。不过,自从我知道阿玉曾经向我丈夫提起我和阿俊偷情的事,我就对她恨之入骨。不想个办法整治她一下,我实在太不甘心了。而且,我觉得如果能让我丈夫尝试一下妻子之外的女人,也可以消除我对她的一份内疚。

于是,在一次和丈夫性交之后,我缩在他怀里,向他说道:“老公,每当我想起以前我瞒着你偷情的事,我就很过意不去。我见到邻居阿玉很风骚,不如你也和她试试。我绝对不会计较的。”

丈夫笑着说道:“阿芳,别瞎想了,我们不是说不再提过去了吗?再说,我已经有你这个风情万种的漂亮妻子,阿玉算什么东西呢?上次她向我提起你和程俊的事,我见她那种鬼头鬼脑的样子,就觉得她其实就是在向我卖乖博好感,所以我不理她。”

我被丈夫赞得心里甜斯斯的,但是,我仍然想我丈夫试一试阿玉。我想起以前阿俊遗下的春药还被我收藏着。于是,我想出了一个计谋。

在我丈夫回单位去的日子里,我到阿玉家里去。我单刀直入地质问她道:“阿玉,我知道你曾经把我和阿俊的事告诉我丈夫,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我……。”阿玉犹豫了一下,终于不打自招地说道:“我见你和程俊搞得火热,也想和你老公玩玩,可是他都不理我。阿芳,你真命好,嫁着个这样的好老公。既然他都不追究,你就原谅我多嘴吧!你到福建和郑石的事,我可一个字都没提过。”

“还用等你提吗?”我自豪地说道:“我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丈夫了,他不但没责备我,反而更加关心我,现在,他一个星期回来两次我都不知和他过得多开心!”

阿玉苦笑着说道:“这个我知,三更半夜听到你那叫床声,难为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看来你老公现在比那个程俊还要强哩!真叫人羡慕啊!”

我微笑着说道:“其实你想我丈夫和你玩一场,何必去献殷勤勾引他呢?只要我帮你的忙,还不是易过借火。”

“你帮我勾引你老公?”阿玉睁大了眼睛说道:“我没听错吧!”

我说道:“没错,不过你要听我的安排才行。”

阿玉点了点头,唯唯诺诺地说道:“这当然啦!你都知道我曾经失败过。如果真的可以和你老公做一次,我都不知怎样感谢你?”

我说道:“阿玉,你要明白,我让你和我丈夫做爱,并不是把他让给你,而是想让我老公试试其他的女人而已。知道吗?”

阿玉道:“知道了,不过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安排呢?”

我笑着说道:“看你着急的样子,一定是好些日子没尝过肉味了!”

“阿芳,别笑我啦!”阿玉不好意思地说道:“我那里比得上你呀!个个男人见了都喜欢你,你真是人见人爱的美女。”

阿玉拍马屁的话说得我整个人飘飘然,可是我这人得势不饶人。我对认真地对她说道:“阿玉,首先你要让我看看你的阴户,我才放心让我丈夫玩你。”

阿玉这个小淫妇,立即要脱裤子让我检查。可是我叫她先去洗一洗再来。阿玉果然去洗净了阴户,然后让我检查。阿玉的阴毛很浓密,我拨开她毛茸茸的大阴唇,见到她的阴道的嫩肉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并态。我故意把手指揉了揉她的阴核,又挖了挖她的肉洞,阿玉的阴道立即出水,并说道:“阿芳,你的手指好利害呀!”

我没好气地说道:“我丈夫的肉棒才利害哩!你等着挨插吧!”

阿玉又问道:“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呀!”

我告诉她说:“今天是他的生日,晚上他就会回来的,你过来和我们一起庆祝,我把你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他,你不会有意见吧!”

阿玉嘻皮笑脸地说道:“不会!高兴都来不及了,那会有意见呢?”

晚上,我丈夫果然回来了。我做了几道精美的小菜,并邀阿玉过来一起庆祝丈夫的生日。晚饭快吃完时,我暗中把春药下在阿玉和丈夫的酒杯里。两人喝下不久,药性就开始发作了。阿玉脸上媚态毕露,我丈夫也脸红耳赤,我见时机已到,就站起来笑着对丈夫说:“老公,今晚有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让你开心一下。”

接着,我向阿玉打了一个眼色,便双双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我丈夫奇怪地说道:“你们两个搞什么鬼呢?”

我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阿玉推到我丈夫怀里,笑着说道:“老公,你一向都规规矩矩地吃住家菜,今晚就请你试试野味的滋味吧!”

如果在平日,丈夫可能会拒绝甚至生气。但是现在,他身体里的春药已经控制了她的理智。只见老实敦厚的他,只是傻乎乎地抱着赤身裸体的阿玉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我和阿玉一起动手,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个精赤溜光。并让他仰躺到床上。

接着,我要阿玉替我丈夫口交。阿玉脸无难色,欣然地照做。这个小淫妇的口技竟然不错,她把我丈夫的肉茎横吹直吸,使得他的龟头涨硬发紫。

我叫阿玉稍停一下,然后我亲自骑上去上,把我那光洁无毛的阴户套上丈夫的一柱擎天。我套了一会儿,见丈夫的呼吸开始急促,便下来叫阿玉继续口交。我这一举是想让阿玉吃吃我的骚水。可是阿玉根本毫无避忌,阿玉把沾满淫液浪汁的龟头含入她的嘴里津津有味地又吮又吸。

我丈夫终于在阿玉的嘴里射精,阿玉把嘴里的精液吞食之后,仍然衔着龟头不放。不知是春药太利害,或者是阿玉的努力,只一会儿工夫,我丈夫的阳具便又硬了起来。阿玉吐出嘴里的龟头望着我说道:“阿芳,我……我想……。”

我知道她一定是淫痒难忍,见她什么都肯做了,又一付可怜的样子,便对她点了点头。阿玉立即趴到我丈夫身上,把粗硬的大阳具塞入她毛茸茸的阴户上下套弄起来。

这一回,我丈夫相当有耐性,阿玉自己玩得浑身无力而下来时,他仍然坚硬不倒。于是我上去接力。然而当我玩得浑身酥软,支持不住的时候,丈夫仍然虎虎生威。于是我下来躺在阿玉身边。我们裸露两具雪白肥嫩的肉体,任我丈夫摸捏抽插,肆意淫乐。直至丈夫在阿玉的阴道里射精,才结束这场混战。

后来,我又几次邀阿玉过来大被同眠,大家都玩得很开心。可惜阿玉不久就跟一个做生意的男人到福建去了。丈夫也因为升了职而特别忙碌。我的生活一下子由光辉灿烂化为平淡无奇。这时我从姐姐那里知道姐夫在深圳混得坏不错,每个月都寄不少钱来。于是我便下了决心,准备去特区闯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