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精品情人 第十八章

陈臣出院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欢迎陈臣的那顿饭是在迎宾阁举行的。

迎宾阁饭店,是范婷婷旅游公司接待外地游客的定点饭店。这里的环景和厨师手艺都是一流的。参加今天这顿饭的人员,除了陈臣一家三口外,还有晓红、周艳艳和范婷婷的父母。

饭菜是摆在一个小雅间里。开始的时候还有服务小姐倒酒夹菜,后来陈臣说既然是家宴,就退了小姐服务。这样大家就随便些,也显得更亲切些。

餐桌上,白酒、红酒、饮料都有。可是范婷婷不让陈臣喝酒。因为他的伤臂还没有全愈,如果喝酒会影响伤臂恢复的。陈臣只好劝大家多喝,他自己只喝饮料。

当大家酒行三巡之后,周艳艳倒满了一杯酒,她走到范婷婷父亲跟前:

“范书记,今天因为是家宴,我就不叫你书记了,我叫你范伯伯。这次陈秘书长是为了救我受的伤,今天陈秘书长出院,我这是借花献佛,我敬范伯伯和范伯母,敬陈秘书长和你们全家这一杯。我祝范伯伯工作愉快,陈秘书长早日恢复健康,范总理生意兴隆,晓红妹妹越来越漂亮,范伯母天天高兴,来,我们大家喝了这一杯,干!”

周艳艳说完,把她杯子里的酒一口吞了下去。

这一次周艳艳的全桌大敬酒,招来了全桌又一次敬酒高潮。后边又进行几次互敬,这顿饭让大家吃的的非常高兴和开心。

经过这一次相聚,周艳艳和陈臣全家更熟悉了。特别是范书记的家里,周艳艳也成了常客,她现在已经成了这个家的朋友。因此,周艳艳和陈臣的接触也就更加频繁了。

范婷婷本来是一个最自私的女人。特别是在感情上,无伦让她负出多么大的代价,她只要能守住她的心上人,叫她做什么她都会愿意的。

开始的时候她为了得到陈臣,她曾未婚先破女儿身。结婚后她为了管住自己的男人,她破例为自己的男人找一个小妾。让她的心上人感受到,她对他的爱是真心的。可是现在又一个女人走进了他们的生活圈子,这个女人不但爱上了她的男人,而她自己的男人,也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虽然她的男人和这个女人还没有走到一起,但他们是会走到一起的。他们什么时候能走到一起,这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根据范婷婷她的推测,就是陈臣和这个女人走到一起了,陈臣也不会离开这个家的。他会像很多世面上的男人们一样,家他是照样要的,夫人他也会照样去爱,但偶尔在外边偷点情,这也是她范婷婷没有办法的。因此,她范婷婷对陈臣和周艳艳的交往,也只能看作是一种正常现像。就像她和朱光亮之间的来往一样,大家都不往心里去。

经过上次那场大雨过后,全市的旱情已经全部解除了。防洪防涝救灾工作,也全部转入正常。

周艳艳也已经回到报社工作。陈臣他的左臂还在接受治疗。他每天要做半个小时的按摩和功能恢复动作,外加少量的药物,他受伤的伤臂恢复的很好。

周艳艳虽然回到了报社,但她仍然经常到陈臣的家里去看他。她每天要去了解治疗情况,有时还帮他们家做点什么事情,让晓红都感到周艳艳这个人确实不错。如果周艳艳不来夺她的所爱,她完全可以和她成为知心朋友。

时间又到下班的时候了,周艳艳下班以后又来到陈臣的家里。她见陈臣还没有回来,就和正在做饭的晓红拉上了家常。

周艳艳把正在屋里玩的陈范抱了起来,她一边逗陈范一边问晓红;

“今天陈范的妈妈回不回来?”

“婷婷姐她今天不回来。她带一个旅游团到上海去了,她下个礼拜才能回来。”

周艳艳看着晓红,她有点兴奋地:

“范婷婷不在的时候,这个家全部都由你料理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婷婷姐平时都把家里安排好了,她不在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事,等于是我帮着看这个家。”

“范婷婷经常不在家……”周艳艳想了一下,然后走到晓红身边小声问,“有时候她还出去很多天,她不在家的时候只有你和陈秘书长在家,她不怕你和陈秘书长上床吗?”

晓红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周艳艳才好。她开口语塞地:

“……哎呀艳姐,你!你怎么……”

周艳艳见晓红羞怯紧张的神态,知道她问到了晓红最怕别人知道的问题。她跟着又说: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看你很喜欢陈秘书长,而且陈秘书长他也非常喜欢你。我只想知道,你经常和陈秘书长上床,难道范婷婷就不生你的气!我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我很想知道,陈秘书长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懂不懂得让女人快活!”

晓红听周艳艳这么说,她是又害怕又害羞,她有点不好意思地:

“你听谁说我和陈大哥有那种事?是不是外边有人在乱传什么?”

“不,不是外边在乱传你们什么,这件事其实是你告诉我的。”

“……是我?不会吧,我可没有对你说过什么!”

“当然我不是听你用嘴告诉我的。而是你的眼睛,!你用眼睛告诉我,你们两个经常在一起作那种事。而且他还让你很满足很幸福,让你很庆幸这辈子作了女人。”

周艳艳的一席话说的晓红心惊肉跳的。她心想,周姐姐可真厉害,怎么她什么都能看出来,就连我喜欢陈大哥的事她都看出来了,真是当记者的不得了。既然她什么都知道了,另外她又是陈大哥的铁哥们,那也只好把实情告诉她算了。就是今后陈大哥知道是她告诉给周艳艳的,相信陈大哥也不会怪她的。晓红她想到这里,她便大方地:

“婷婷姐不在的时候,确实都是由我陪陈大哥过夜的。而且这件事也都是婷婷姐她安排的。本来我就喜欢陈大哥,婷婷姐叫我和陈大哥在一起,我自己也很高兴。”

“你说你和陈秘书长上床,是范婷婷让你这样做的?”周艳艳面带红润,她一脸的不相信,“这件事我实在是想不通,像范婷婷这样的女人,她怎么会作出这种安排呢?”

“婷婷姐开始和我谈这件事的时候,我也非常不理解。我还以为她是在试探我,是怕我会偷了她的男人。当她把事情说明白以后我才知道,这是现代派有身份的女人们,看住她们男人的最好办法。因为她们在外边打拼的时候,她们没有精力去尽妻子之道。可是她们年富力强的男人们,却需要每天有女人陪他们,这样,他们就要到外边去找女人。如果这些女强人们,事先给她们的男人找一个女人在家里陪她们的男人,她们的男人就不会再到外力去乱找了。因此,用这种方法去管住她们的男人,一般都非常有效。所以现在很多女强人们,她们都用这种办法。而婷婷姐找我来陪陈大哥,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周艳艳没有想到,原来晓红和陈臣长期同居,会是范婷婷安排的。而范婷婷她会这样做,还有那么多歪歪道理!真让人不可理解。而这种作法,又好像是有头脸的女强人们,都应该去仿效似的,实在是让人不可思意。

周艳艳见晓红说了实话,如果要再问她什么,她一定还会说的。于是她又问晓红:

“我还想再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经常和陈秘书长上床,你想过没有,你要是怀了孩子怎么办?你是把孩子生下来呢?还是把孩子打掉?”

晓红好像早想好了似的,她不假思索地:

“到医院打掉就行了。另外我和陈大哥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采取了措施,一般不会有问题的。”

“如果范婷婷哪一天高兴了,她要你再给陈秘书长生一个孩子怎么办?你会给他们生吗?”

晓红停下了手里的活想了想,然后说:

“这件事我没有想过,我想他们不会这样做的。因为他们现在已经有了陈范,而且陈范还是个男孩子,况且孩子的天资也很好,我还是认为,他们不会叫我给他们生孩子的。”

“我说的是万一……”周艳艳仍然就这个问题再问晓红,“我是说万一范婷婷她让你再给他们生一个孩子你该怎么办?我不是问你他们会不会让你生孩子。比如他们还想要一个女儿,可是要让范婷婷生,计划生育管理部门是不会批他们生二胎的。假如他们还想要一个女儿,就只能让你给他们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会给他们生吗?”

“我不知道,”晓红有点不知所措地,“如果是陈大哥让我生,我会给他生的,不管生了以后会有什么后果,我都认了。”

“如果范婷婷和陈秘书长要你再生一个孩子,他们会对你和你生下来的孩子,有什么样的安排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其一,是范婷婷和陈秘书长离婚,你再和陈秘书长结婚。这样你给他生的孩子,国家的政策是允许的。而范婷婷她和陈秘书长离婚以后,她有自己的公司,陈范仍然是他们两个人的儿子,陈范同样可以得到父母的爱。她们之间还可以成为没有婚约的夫妻,而范婷婷也只是失去了一个夫人的名分而已。但我担心的是,范婷婷她不会同意这种安排的。”

周艳艳见她给晓红说的这件事,已经引起了晓红的兴趣,她接着又说:

“另外还有一种方法,而这种方法对你就有点不太公平。”

周艳艳看了一眼晓红,她见晓红仍在认真地听她说话,她又继续说道:

“就是在你有了孩子以后,你就得离开他们的家。由他们在另外的地方,给你准备一套房子,你在新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自己带着。陈秘书长他可以经常到你那里去,孩子也可以叫他爸爸跟他姓陈,你就这样过下去。这样你就没有名分,他的资产在法律上,你和孩子就没有份儿,除非他今后在他的遗嘱里,专门给你们留下一定的资产,否则今后对你和孩子就太公平了。这就是第二种处理方法。比如有一些企业主,他们在很多地方都有投资。在大的投资地,他们都安有自己的新家。在每个新家的地方,他们都养有一个女人,有了孩子也都叫他们爸爸。但这些男人们,他们在经济上都不亏待这些女人。有的还给这些女人一定企业的股份,或是一定的固定资产。有的还把某些企业转在这些女人名下,由这些女人们自己去打理,成为总公司下边的子公司。形式多样,内容基本相同。这就是现代一夫多妻制的种种形态,是目前社会中的一种现象,也是有钱男人们的另外的一本经。”

周艳艳说到这里,她见晓红还在认真听,她放下陈范又说:

“你可能说你现在不想去想这些事,因为你没有准备去给他们生孩子,而他们现在也没有要你去这样做。但作为你现在所处的地位,你应该知道这些事才行。”

晓红没有想到,周艳艳今天会给她说这么多关于她的事情。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她知道,周艳艳心里也在爱着陈臣。如果她们走到一起的时候,她也会给陈大哥生孩子吗?

晓红想到这里,她不好意思的问周艳艳:

“艳姐,你是不是也爱上了陈大哥,你想不想也和陈大哥作那种事?”

周艳艳吃惊的看着晓红,她没有想到,一个小姑娘会这样问她而且还是一针见血。真让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周艳艳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她反问晓红: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你从哪里看出来我爱你的陈大哥?”

“是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的。”晓红忍不住又说,“而且你心里天天都在想他,你现在一天见不到他,你心里就不安。你说这不是爱又是什么?”

周艳艳被晓红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满脸带羞地:

“你这个死丫头,和男人上了几次床,你就懂得这么多,就连别人心里想什么你都能猜到。我现在来问你,你喜欢的陈大哥他现在喜欢我吗?”

“他非常喜欢你。他不光是喜欢你,他还很敬重你。他对你的爱是在心里,在我看来他早就想和你作那种事了,只不过还没有向你公开表白而已。”

“你越说越有点吓人。你怎么会认为他会想和我上床呢?你这是又在乱猜了。”

“我才不是乱猜出来呢。就像你说的那样,我是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的。你没有觉得他在看你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有一种饥饿欲?就好象他的眼睛里要伸出两只手似的,要把你抓住一口吞下去才痛快。”

周艳艳听晓红这么说,她真的非常开心。但仍装着不相信的样子:

“你说的有点太恐怖了,他会一口把我吞了?你可不要忘了,他现在身边可是有你们两个女人。不过现在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真的和你陈大哥上床了,你会恨我吗?”

“我才不呐。”晓红显得无所为地,“你和陈大哥上床那是你们的事。要是婷婷姐她恨你那才有点道理。”

“这我就不明白了。我和你陈大哥上床你怎么就不恨我,而范婷婷才会恨我呢?你天天和她男人上床她不恨你,怎么我和她男人上床她就会恨我了呢?”

“你和陈大哥上床我不恨你,因为陈大哥他根本就不属于我的。所以我才不会恨你。我爱陈大哥和陈大哥经常在一起,那是婷婷姐送给我的好处。陈大哥他愿意和你在一起,喜欢和你上床,这是陈大哥他自己的事,我没有权力去过问他。要说婷婷姐她会恨你,是因为你和陈大哥上床,是抢了她的爱。特别是你比婷婷姐有学问,你又比她长的漂亮。因为一个女人她不怕自己的男人分身,可最怕自己的男人分心。一个男人在外边有点外遇只是玩玩,他的心还属于他原来的女人,他原来的女人也会原谅他的。如果这个男人被新交的女人分了心,这个男人有可能会被新交的女人拐跑的。因此他的原配女人,最恨的是会偷她男人心的女人。因为只有像你这样有品位的精品女人,才能使陈大哥的心跟着你跑,这就是婷婷姐她会恨你的原因。”

晓红周艳艳正谈的起劲的时候,陈臣下班回来了,他一进门看到周艳艳也在,他便高兴地问候了一句:

“你也下班了。”然后他从周艳艳的手里接过陈范,“来,让爸爸抱抱。”

陈臣在抱陈范的时候,他的眼睛和周艳艳的眼睛碰到了一起,两个人眼里的温情,让他们的血液加快了流动。

周艳艳静了静心,然后她对陈臣说:

“我今天过来是想告诉你,我明天要到省里去开会,下个礼拜才能回来。我是来问你要不要带什么东西,我好帮你带回来。还有,你的伤怎么样了,你一定要坚持把伤彻底治好,可不能留下病根。”

“我不带什么,”陈臣用他那双感激的眼睛看着周艳艳,“我这伤也基本好了,你也不要老惦记着我。你外出的时候也要注意身体,回来的时候来个电话告诉一声。”

短短的几句话,让周艳艳的心里热乎乎的。她两眼传情,让站在身边的晓红,也感到心里有点热。

“我来就是告诉你这件事,你没有什么事我就走了。”

“就要吃饭了,等一会你吃了饭再走。”

陈臣马上挽留着。

“饭我也要做好了。”晓红也马上接过话,“你还是吃了饭再走吧。”

周艳艳一边出门一边说:

“不用了,我还有事。你们也都不要送。”

陈臣站在窗前,看着周艳艳走出楼梯口,走出了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