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精品情人 第七章

由于陈臣在官场上出道不久,官场上出现的很多情况,有时他还悟不明白。比如当他听到这些传闻以后,他心里就很窝火。后来他静下来想了想,这是不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一个年轻女性,对一个男的有点好感,甚至在接触中大方一点,这并不等于人家会爱上你。有些女孩子,本身就是大大方方的那种女性,在某种情况下有点不拘小节,也是性格的一种表露。范婷婷从小就是在一个无拘无束的环境中长大的。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向来都是由着她的。她喜欢用哪种形式去表达她的内心世界她就去做,她从不去想别人的感受怎么样。特别她现在又是市府大院内的第一女孩,对她做人的行为,不管是多么怪癖,大家都无法不去接受她。目前在市府大院内,人们把他和范婷婷的事情传的纷纷扬扬,真让他不知道是件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在一些人看来,他陈臣攀上了范婷婷,他的仕途就会亨通,高官厚绿就会等着他。也有一部分人认为,陈臣这小子的条件不错,他不去攀龙扶凤,只要他好好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今后的前程仍然是很光明的。如果他要是靠着梯子去攀高,有人会送梯子,也会有人去抽梯子,在官场中可是见的太多了。他走这一条攀高路,不一定是件好事。

由于在市政府大院内,这段时间传陈臣和范婷婷他们事的风声越来越大,这件事也不得不让陈臣好好的想一想了。

陈臣他原来想,他来到机关以后,要好好地工作几年。等他的工作上路以后再去处理个人问题。可是现在事情已经来了,那他到底该怎么办呢?如果要是让他选择,他是不会现在去爱范婷婷的。一个是范婷婷不是他理想中的那种姑娘,再一个他根本就不想去攀高干家出身的小姐。因为他自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他要和一个高干家庭出身的姑娘结合在一起,将来的婚姻不一定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是在不同的环境中长大的。两个人的观念、两个人处事的方法、两个人的思维模式,都会有很大差异的。如果让他们这样的两个人结合在一起,一定会有很多方面不协调的。

要说前一段时间他和范婷婷之间的接触,那是他把这当作是一件工作,当作是帮书记的一个忙。也是当作一般同志间的来往而相交的。可是现在他要面对的是,虽然范婷婷还没有公开提出来和他恋爱,但范婷婷在这种传闻中,不但不介意,她还没有收敛她目前这些行为的意思,甚至她还找他的次数更多了。如果是范婷婷真的爱上了他,那他又该怎么办呢?他陈臣是该有一个主义了。

陈臣经过一段时间思考之后,他认为范婷婷虽然不是那种漂亮型美女式的姑娘,但从外型气质上看,也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性。特别是她平时服装讲究、穿着得体,她每次和陈臣见面的时候,都能让陈臣有一种新鲜感。另外在他们的接触中,除了偶尔露出一点她的大小姐架子和她有些娇气外,别的还没有感到她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还真没有发现范婷婷让他不能接受的什么缺点。假若范婷婷是真地在爱他,并准备和他发展恋爱关系,他也应该去接受她。只要他们两个人的爱都是真挚的,他想他们今后也会幸福的。

陈臣有了这种心理准备以后,他改变了过去和范婷婷接触中战战惊惊地样子。他们现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变得自信和自然的多了。

记得曾经有一次,而这件事是发生在陈臣和范婷婷将要确定恋爱关系之前。范婷婷拿来一篇稿子让陈臣看。陈臣坐在办公桌前正看的出神的时候,站在他身边也在看着那篇稿子的范婷婷,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把一只手放在陈臣的肩头上,虽然这个时候办公室里并没有其他人。陈臣仍然象触了电似的,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他脸夹泛红,闹的两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就这样,当陈臣在思想上接纳了范婷婷以后,他也准备改变和范婷婷在一起的作法。在过去,他帮范婷婷看稿子的时候,都是在办公室里进行的。把他们两个人的接触和交往,都限制在办公室里。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想把他们之间的接触,放在众人的视线之内,以证明他们的交往是正常的。现在他准备让范婷婷走进他的世界里。他要在适当的时候,也要让她到他的宿舍里坐坐。让范婷婷对他陈臣,有一个进一步的了解。让他们的关系再向前推进一步。

一天晚上,陈臣吃过晚饭之后,又到他的办公室里处理几份文件。就在这个时候,范婷婷也来到他的办公室里。当范婷婷跨进门口的一瞬间,一下子让陈臣惊呆了。范婷婷身穿一件乳白色的轻质无袖连衣裙,衣内的大小三角都清晰的透了出来。特别是那件口径稍小,绣有网壮花边的乳罩非常抢眼。她白晳的胸沟、诱人的乳旁,在开的很长的衣领内显现着。

范婷婷今晚化的是淡妆,刚洗完澡的短发充满英气。一对不大但有点考究的扣式耳夹,夹在她的耳坠上。一根别致的细细项链,在她生动的颈项上发着暗光。她涂成红指甲的两只脚上,穿着一双前边只横着金色窄带,后边全空的高跟透明凉鞋;两条丰满修长的美腿,在两侧开着长叉的裙摆中忽隐忽现着。

范婷婷今晚真是太美了。平时已经让人们感到也很漂亮的她,今晚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让陈臣第一次感受到,异性魅力的冲击力。陈臣他睁着痴呆的双眼,痴痴的站在那里,竟忘了给范婷婷搬椅让坐。

范婷婷从陈臣的眼神里,看到陈臣已经把她的全身都剥光了,她赤裸的肉体,已经印在了陈臣的眼底里。她还从陈臣的眼睛里,感受到陈臣已经接纳了她。她前段时间的用心和努力,也总算如愿以偿,终于让她走进了陈臣的心里。

范婷婷两眼闪着泪花,喉咙哽咽的:

“我见你办公室的灯还在亮着,我就来看看……”

陈臣调整了一下心绪,从失态中恢复过来。他非常高兴地:

“来,你快来坐!”

陈臣走上前去招呼着,并顺手搬了一把椅子放在他的旁边。

范婷婷用手帕压了一下眼角,也兴奋地:

“坐在你身边不怕别人看见啦?”

“只要你不怕……”陈臣仍然有点胆怯地。

范婷婷已经走到陈臣跟前,一双非常激情的眼睛看着陈臣,她用手拢了一下散在陈臣额前的一点乱发:

“你可不能太累了,你以后晚上少加占班。”

“我不累。”陈臣也很激动,“我只是来查两份文件。”

陈臣把文件夹放进抽屉里,怯怯的拉住范婷婷的手,让她依在自己的身上。

范婷婷心底的欲火慢慢的烧了起来,她一下扑进陈臣的怀里,双臂搂着陈臣的颈子,用她那渴望的双唇含住陈臣激动的嘴,在那里拼命的狂吻着……

陈臣紧闭的情心被范婷婷的狂吻冲开了。他也一下把范婷婷抱住,在和范婷婷狂吻的同时,他的两手移到范婷婷的下部,从裙叉中伸到屁股底下,搓揉着范婷婷的快乐区……

范婷婷闭着双眼,低沉的欢叫着,她的一只手已解开了陈臣的裤带,并以最的快的速度,脱下陈臣的裤子,摞开她的裙摆,拉下她的内裤,将她下身紧贴在陈臣的情物上,并拼命的摧促着:

“……快!快点……”

就在陈臣的快乐神刚要进入范婷婷肉体的时候,陈臣一下子惊醒过来,他推开范婷婷喘着粗气说:

“不!我们不能这样……”

陈臣开始穿着他的衣服和裤子,并劝着站在那里快要哭出声来的范婷婷:

“这里是办公室,让人们看见了可不得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你……”

范婷婷开始哭起来,并在陈臣的背上乱抓乱打,好象她要一口把陈臣吞下去才解恨似的。

陈臣已经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他拉着范婷婷边给她整理着衣服边说:

“你快点把衣服穿好。”

他又把范婷婷拉在怀里耳语了几句,范婷婷又破啼笑了,接着她听话的穿好了衣服

范婷婷穿好了衣服以后,又打开手包拿出化妆品补了补妆,然后她看了一眼陈臣温情的笑了笑,半认真的对陈臣说:

“我可是被你破了身的,你今后可不能对不起我。另外我也准备正式告诉我爸爸妈妈,告诉他们我们已经相爱了。再一个你的宿舍也应该让我去了吧。你不是怕被别人看见吗?那我们就在你宿舍里亲热,你也就不用再怕什么了吧。”

陈臣让范婷婷坐在自己的身边,他牵着范婷婷的一只手:

“我也正想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你真的爱我,那我们就把关系定下来。我现在已经从思想上作好了准备,我希望能娶你为妻,我不知道你的父母会不会接纳我。”

范婷婷撒着娇说:

“这么好的女婿他们都看不上,还到哪里去找更好的呐?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女婿是我要找的,只要我喜欢就行了,他们的意见也只能当参考。况且这大院里都知道我们在谈恋爱,我想他们也早就听说了。既然他们没有问我,这说明他们早就同意了。”

陈臣锁上了自己的抽屉,转身对范婷婷说;

“时间不早了,咱们走吧,现在我送你回家。”

范婷婷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闪动着期盼的目光:

“……我现在不想回去,我不想离开你。”

“尽说些疯话。不想回去,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还想到哪里去?”

“我想到你家里看看。”

“你想到我住的地方去?那不行!”陈臣把范婷婷拉起来,“我的屋里太乱了,等明天我把屋里收拾好了以后再请你去。”

“我不!我现在就想去看看,看看你这个单身男人的屋里,没有女人的时候,到底会乱成什么样子。”

范婷婷说罢,她哧哧的在那里笑着。

陈臣拉着范婷婷走出办公室,锁上门后向楼下走去。

范婷婷心里非常高兴,她通过将近一年的努力,终于让她得到了她想得到的心上人。她拉着陈臣的手看着陈臣:

“现在到外边这样走你不怕了吧?”

“现在没有什么怕的了。”陈臣也兴备地,“过去主要是我们还没有确定关系之前,如果在接触中不注意自己的行为,我怕会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现在不同了,我们两个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不过在机关大院内,我们可以一起走,但象那些牵着手啊,吊着肩啊,挽着臂啊,搂着腰的那些动作我们都不能做。因为这里是机关大院,是政府办公的地方。外边进出的人很多,我们注意点是为了维护政府的形象。如果是在没有人的地方,或是属于我们自己空间里的时候,我可以背你,抱你,吻你。一句话,我们的行为要注意场合,要注意影响。否则对你的爸爸妈妈影响也不好。”

陈臣说到这里又加重语气说道:

“特别是你不要忘了,你也是政府工作人员,你更应该注意你的形像!”

范婷婷边走便跟陈臣靠的更紧了,她幸福的看着陈臣:

“你这是否是我们今后相处的约法八章?好,我一切都听你的,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谁让人家爱上了你呐!”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办公大楼的院子里。陈臣松开了范婷婷的手,两个人并肩朝大门口走去。

“从今天起,我对你也有一个要求。”

陈臣一听范婷婷也要对他提出要求,他用手臂碰了一下范婷婷心悦的:

“你说吧,只要你说的对,我一定会听的。”

“这可是说的!”

“你说吧。”

“从今天起,不!是从今以后,你不准再喜欢别的姑娘。特别是也装着有事情找你帮忙的那些姑娘。”

“是不是就像你那样,天天来找我帮忙的那种姑娘?”

“讨厌。”范婷婷在陈臣的背上拍了一下,“我可说的是正事。”

“是!是正事!”

陈臣回了这句后,两个人都高兴的笑了起来。

范婷婷和陈臣走出了机关大院来到街上,由于范婷婷所住的书记楼和陈臣住的二号院不是一个方向,陈臣就说:

“今天我先送你回去怎么样?以后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每次我都送你回去。”

范婷婷一下站住了,她看着陈臣:

“你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

“我想想,”陈臣假装在那里想了一会,“我想你早想回家了,你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