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多情的少妇第七章

第二天,姐夫收工后我们又一同出去吃饭,我对姐夫说:“为什么我们不自己买来煮呢?天天这样在外面吃,要花好多钱的,明天我们自己买来煮好不好?

姐夫却无所谓地说:“你刚来,过几天再说吧!放心,钱我还有。”

听他这么一说,我没再说什么,饭后他带我在后海,四海公园等处到处转转,时间很快就是晚上的十点多了,他带我来到一间录像场,这间录像场很偏僻,但看的人却不少,男男女女都去看,他说:“我们也看一场录像好不好?”

我高兴地对他点点头,他买好票,我跟他来到一间很暗的小屋,我惊奇地问他道:“我们来在这里干什么?”

他笑着对我说:“这是包厢,只有我们两人看”

我不明地问:“什么包厢?为什么要包厢,要多少钱呢?”

他说:“很便宜,不要问了,来坐这。”

我坐下后环顾这间所谓的包厢,此包厢不是很宽大,一台电视机,一张茶几和一张双人沙发,包厢内灯光很暗,这时电视里放的是卡拉音乐,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电视上出现了几个字幕,紧接着出现一对中年夫妇。整个剧情是这对夫妇讲诉自己的风流韵事,这部影片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情趣看,因为整部片从头到尾看不到一个真实的性交动作,除了能看看女主角的一对乳房外,什么也看不到,剧中的性交动作全是假的,你说这样的片子看了有什么用,要说看乳房,说句不好听的话,我自己这对乳房要比剧中女主角的那对乳房还漂亮几倍。可是我姐夫却看得津津有味。可能男人比较喜欢看这种类型的录像吧!

看完录像出来,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回到宿舍时已是零晨一点多了,我冲凉时,姐夫照常在外面等我,我冲完凉后,他对我说:“你先休息吧,我冲凉之后要洗两件衣服哩!”

我温柔地说:“时间不早了,你冲了凉,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衣服可以先放着,明天我来洗嘛!”

他点点头,走进了冲凉房,我回到宿舍就上床睡觉,忽然我想小便。我想早点把这些间题解决了以免半夜起床麻烦。厕所又远,干脆就在冲凉房旁解个小便,我走到冲凉房旁边的一块紧靠墙边的地方,我急忙脱下裤子蹲下,尿就像憋不住似的,从我那两块肥肉中间喷射而出。真是无巧不成书,就在我蹲下小便的地方,有一股微弱的灯光正好照射在我的阴部,我抬头望去,原来是墙上有个小洞,我好奇地朝墙上的小洞往里看,可以把冲凉房里面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看,我的视钱就不想移开,因为我看见姐夫正在冲凉,他满身是香皂泡,他搓洗着自己,姐夫的身体好结实,不愧是搞搬运的。说实话,这是还我第一次偷看男人冲凉,我看得目不转睛。那时我的心跳在加快,手脚不由自主地伸向了自己的下面,我的手指按在自己的阴蒂上轻轻地揉搓着,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冲凉房里面,姐夫这时站在水龙头下冲洗着身上的香皂泡,这一切都只能看到姐夫的背部,我好想看看姐夫的肉棒是什么模样,是长,是短,是大还是小,我好想他能转过身来,面朝我看的这面,我的手不停地揉捏着阴蒂,我的心里好慌。

姐夫终于转过了身子,我看见他的双手握着的肉棒对准水龙头冲洗着,我的心越来越慌,下面的肉洞也越来越空虚,我用三根手指头同时挖进了我那潮湿的肉洞,并不停地用手指在洞里翻进挖出。我此时好渴望有一根粗壮的大肉棒来抽插我那空荡荡的肉洞呀!我轻微呻吟着,同时我睁大了双眼,因为我看到了他那硬起的肉棒,由于灯光比较暗,我看不清楚他的肉棒到底是什么模样,我只看到它是硬梆梆地翘在他的胯下,我疯狂掏弄着自己的肉洞,肉洞里的淫水顺着我的手指往外流,我的另一手确使劲地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奶头。好舒服!我在自慰中达到了高潮。

我见他在开始穿衣,我赶紧拉起裤子,轻脚轻手地回到了宿舍和衣躺在床上,姐夫回到宿舍,轻轻地放好冲凉用具,然后坐在床边上,他没有立刻上床来,我真的好想他能即时上床对我有所行动。

我在希望中等待着,我见他半天没有动静,我故意翻身面向床外,我见姐夫点燃一支香姻后,轻脚轻手地走出了宿舍,大约一支烟的功夫,他进门后轻轻地关好门,姐夫走到阿冬的床边,我清楚地看到他轻轻地拉开了阿冬的床帘。他好像在往床里看什么。一会儿他又走到阿涛的床边同样是拉开了床帘,看了一会便又拉好床帘。才回到了自己的床边,我闭上眼,姐夫上了床,在另一头躺下,我心里在想:“姐夫刚刚拉开别人的床帘在看什么呢?”

不知怎么的,我俩都各自心事重重地不能入睡。我盼他对我有所行动,而他见我翻来复去而不敢碰我,我们彼此都不知对方在想些什么,一直到早晨的五点多我才疲倦不堪的睡去。

早晨起床后,我焦急地对姐夫说道:“我来了有几天了,这样玩下去不是办法,求你抽空带我去找找厂吧!”

姐夫说:“你什么都不会,这样子是找不到厂里的,阿芳你先去学电车,然后进制衣厂吧!下午我就带你去学电车,你放心,我会为你安排好的。”

下午姐夫带我到一间电车培训班,他帮我办好手续,交了学费,由于学电车的人很多,大家只有轮流学习,我的学习时间安排在晚上,姐夫对我说:“阿芳,不用怕,我每天接送你,从今天晚上起你就安心学习,学会了就容易找厂了。”

他边说边深情地看着我,我高兴地说:“我学会了,我进厂后我的床上用品,到时你要借钱给我呀!”

姐夫很瞪着我说:“又来了,我没有钱借给你!”

见他很认真的样子,我温柔地拉着他的手说:“对不起,我再也不说借字了,看你有多少钱给我花。”

吃过晚饭后,他陪我去学电衣车,我学电车时他一直等我,晚上十一点后,姐夫陪我吃宵夜,又带我去看录像,我不愿意地说:“我不想看。”

姐夫说:“我们现在回去人又多,又不能冲凉,天气又热,反正没有事嘛!”

我故意说:“有什么好看的,你们男人就喜欢看这些录像。”

他笑了笑没说什么,我们又来到了录像场,他又要了一个包厢,我靠他坐着,这是一部李丽珍的“蜜桃成熟时”他看得很入神,而我没有半点心思看,姐夫试着将他的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没有拒绝他,我更希望他的手放低点,我喜欢大胆而温柔的男人,我最讨厌租暴无理的男人。

电视里出现了李丽珍冲凉的镜头,我很羡幕李丽珍的那对丰满挺拔的乳房,姐夫看着电视中的李丽珍,特别是李丽珍露毛的镜头时,他的眼睛睁得圆圆的,他的手确慢慢地由我的肩头往我的胸部滑去,这正是我所期盼的,可是姐夫只是把手背碰触我乳房。

这部电影并不合我的口味,从头到尾没有一个真正的打洞场面,除了能看李丽珍的的乳房同阴毛外,看不到真枪实弹的战斗场面,而我们女人最想看的是男人那坚挺的肉棒,整个剧中连性交中的真实场面都看不到,哪还有什么肉棒给我看。所以我最不喜欢看这类不痛不痒的三级片,但是看到剧中男女做爱的场面,我的身心不能说没有反应,我的洞内同样会有潮湿的感觉,只是没有那么强烈罢了,我都说不清楚我是一种什么样的女人。

这时姐夫将头靠到我耳旁温柔地问我:“你在想什么呀!阿芳。”

我的脸一红低下头说:“没想什么。”

他又笑迷迷地问:“好不好看呢?”

为了不让他失望,我只好点了点头对他说:“好看!”

他试着搂紧我,我便顺着他的搂抱靠在他的肩膊,他见我如此顺从,就用手轻轻地揉捏我的乳房。我放软了身子,躺在他的怀抱任他揉捏,他的揉捏使我又想起了我在第一次被阿俊在汽车驾驶室里轻薄的一幕。

姐夫是什么时候将手伸进了我的衬衣内我都不知道,他将我的奶罩拉向上方,一只粗糙的大手揉捏着我娇嫩的乳房。

真是天不造美。恰好在这时录像完了,我才反应过来我身在何处,我红着脸将他揉捏着我奶奶的手从我的衬衣内拉出来,我整理好衣服,同姐夫走出了包厢。

在街上,我们往回走着。此时此刻,我的思绪甚为复杂,来深圳短短几天,一切不正常事都在我身上发生,好似苍天故意在作弄我似的,想着我现在同姐夫这种关系,我作为一个有夫之妇,我怎么对得起家中的丈夫和孩子,又怎么对得起我的姐姐。

但又一想,我一个妇道人家千里迢迢来到这个陌生的地力,不是姐夫接待我,我的处境将会不堪设想,虽然说我同姐夫吃住在一起,那都是没办法,虽说姐夫偶然对我动手动脚,可是身无半文的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拒绝他呢。

想当初丈夫离我不远我不是同样地同别的男人搞得火热,唉!男女之间就是这样,谁又没有生理需要呢?想开点,这必定是暂时的。

姐夫忽然问我道:“阿芳,你在想什么?”

我忙说:“没想什么?”

姐夫说:“不会吧,我看你默默无语。”

我笑着说:“我在想,在想你昨晚的事,”

他不明白地问:“昨晚的事,昨晚的什么事,我不明白你在讲什么?”

我说:“昨晚冲了凉后,在宿舍里,你在看什么?”

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冲凉后?看什么?怎么你都看见了?不过到底看什么,回去我才告诉你。”

回到宿舍,大家都熟睡了。我们先后冲了凉,姐夫小声地对我说:“你不是在问我昨晚做什么吗?来我现在告诉你,你轻点跟我来,不要怕!他们睡得像死猪一样。”

他拉着我轻轻地走到阿冬的床边,我心里好害怕,怕别人突然醒来。姐夫轻轻地揭开了阿冬的床帘,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对裸露的男女,看样子他们睡得很香,在姐夫面前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的确又想看,我首先看到的是阿冬的肉棒,那肉棒虽然是软软的,我发觉阿冬的肉棒软着都有那么长,大约有四五寸。我心想,要是勃起少说也有七八寸长,我就喜欢这类粗大的东西,搞起来才有劲,有味,才够刺激,才销魂。阿冬的老婆阿玉,双腿叉开,下面的阴毛不多不少,阿玉的奶奶不是很大。最特别是阿冬的大肉棒让我看得不想走开,看着阿冬的肉棒使我又想起了阿俊。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我艰难地吞着口水,我感到口干舌燥,我恨不得一把抓住阿冬的肉棒喂入自己的口中。姐夫轻轻拉了我一下,我的脸红得更利害了。姐夫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轻轻地拉好床帘,他拉着我来到了阿涛的床边,同样轻轻地拉开床帘,可是阿涛两公婆却是穿着短裤背心而睡,我甚感可惜看不到东西,我们就像一对变态的男女,偷偷摸摸地去偷看别人。我们又来到阿胜的床边,哇!阿胜和阿容这两公婆睡觉的姿势好可爱,阿胜的手放在阿容的奶奶上,而阿容的手还握住阿胜那软绵绵的阳具,我好想多看几眼。

俗话说:“做贼心虚”这话一点不假,我们必定是在做不道德的行为,我连大气都不敢出。我的心跳得很快,我的血液在沸腾,我感到好空虚,我需要充实。

我是怎么走到床边,是怎么上的床,我好像没有半点印象,姐夫也非常冲动,他动手脱去了我的衫裤,我好似一只温柔的小羔羊,任他摆布,我一丝不挂地躺在他面前,他首先看到的是我不长毛的阴阜,他看着我那一毛不拔的阴阜激动地说:“哇!你没有阴毛,好可爱的白虎!”

接着他的手在我的不毛之地来回地抓捏着,然后便起身脱去了内裤,跟着就往我身上挨过来,我还没有看到他的肉棒,就感觉到硬硬的东西已经抵在了我下面,他伸出手握住他的肉棒一下就抵在我早已潮湿了的洞口,我下面的洞门早就动情地开启着,经验告诉我他的龟头已经进入了我的洞门口,他的身子压了下来,而他的肉棒就随着他身子向下的压力强行地硬挤进了我的洞里。

虽然我的双腿是大大地张开着,虽然我的洞内很湿润,但他的肉棒给我的感觉是坚硬有力的,在他的肉棒强行从我的肉洞口往洞内挤进时,一种膨胀的感觉就从我的肉洞口往洞内运行。他的肉棒还继续往我的最深处挤去,而膨胀的感觉也在往我洞内的最深处移去,这种胀胀的感觉使我感到很舒服。我在想:是不是他的龟头很大,所以他来回地抽插时,我洞内那种胀脸的感觉也随着他那肉棒的抽出挥进在移动,这种感觉舆感受使我好兴奋,好舒服哦!我需要的就是这种感受,我最喜欢男人的肉棒在插我时有这种胀胀的,好似塞得满满的感觉,这样才能增强肉与肉之间的摩擦力。此时使我又想起了在四川时和阿俊的第一次偷欢,想起了他第一次插进我肉洞的感觉,想起了阿俊带给我的第一次欲仙欲死的性享受。我希望姐夫也在第一次就带给我更美妙,更销魂的感觉。

姐夫喘着气用力地抽挥着,那种胀胀的感觉也随着他的抽插在来回地移动,这种感觉好舒服,我心想,姐夫的肉棒太特别了,等会儿,他弄完之后,我一定要好好看清楚他的肉棒到底有特殊的地方。

随着姐夫粗硬的大阳具对我阴道的抽插,我的淫水也一股股地流了出来。他在抽插时一直没有说一句话,他很激动,他抽送的动作越来越快,他的喘气声也越来越急,他他汗流夹背地运动着,我也满身湿透,洞内的水在不停地流出,我的阴道好像变宽,我觉得开始那种胀胀的,满满的感觉好像没有了,我伸直了双腿,想紧紧地夹住他正在抽插的肉棒,我的屁股也不由自主地疯狂摇动着,他抽送的动作更快更越猛了。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不停地打冷颤,他停止了活动,喘着粗气问我:“你舒不舒服呢?”

他一动也不动地压在我身上,可是我洞内却如万条蚂蚁在爬行一般,奇痒难忍,好扫兴,在我刚要达到高潮时,他不来气了,他压在我身上一动不动地喘着气,我紧紧地夹紧大腿,收缩我的阴道,想使他的肉棒再次硬起来。可是他的肉棒却软了下去,并慢慢地滑出了我的洞外。

他翻身下来,躺在我身迎,他什么也不说地闭目准备睡了,我好恨他,恨他没有男人味。这时他闭着眼睛,轻声地对我说:“阿芳,时间不早了,睡吧!”

我心想:睡你妈个头,你倒舒服了,而我只能将这一切不满藏在心头,唉!第一次必竟是第一次,我不敢把心中的不满表露出来。

他已经满意地进入了梦乡,我却翻来复去睡不着,我心中的欲火在燃烧,我一手轻轻地揉捏着乳房,一手揉搓自己的阴蒂,我侧过头看着熟睡中的他,我的视线,从上至下地看着他,当我的视线移。到他的双胯间时,我停下了抚摸我奶奶的左手,伸向他的胯间,轻轻地握住他那死气沉沉,软棉绵的肉棒,他的肉棒在软下上不是好粗大,但他的龟头确很特别,我仔细地看着他的龟头,他的色头的型状确实太特别了,好像一个毒蛇的头,前端有点尖,而后面确特别的大,怪不得他的肉棒插进我阴道里活动时,有一种胀胀满满的感觉在移动,只可惜他射得太快了。

我一手抚弄着他的肉棒,一手揉搓着我的阴蒂,洞里的水夹杂着他的精液流出了我的肉洞外,不管我怎么抚弄自己,始终都不能止酸止痒。

不知怎的,我又想小便,我急忙穿了件杉、穿起条裙,轻轻地下床,在门口外面蹲下。完了后,我轻轻地关上门,在经过阿冬的床前时,我停止了脚步,我心里好紧张,我轻轻地拉开了阿冬的床帘,想看看阿冬的大肉棒,可是看到的却是阿冬赤裸的背部,而阿冬的妻子阿玉则张开着双腿,露出了她多毛的阴部。我只好扫兴地拉好床帘,回到姐夫身边躺下。大约早晨两、三点左右,我才在疲倦中睡去。

在睡梦中,我被人压醒,我睁开睡眼,见到姐夫早就拨开了我的双腿,他微微地对我一笑,他是什么时候拉起我的裙子我都不知道,但他没有解开我的衫扣,我知道他需要的只是我下面的那个销魂洞,我没有理他,也没拒绝他,我感觉到他的肉棒在往我的洞里顶,由于没有多少分泌液,所以不容易塞进去,我看了他一眼,便伸出双手去拨开我的两片肥肉,他便慢慢地往洞插下去,我轻声温柔地对他说:“慢慢来嘛!”

他对我点了点头,一股胀胀的感觉告诉我他的肉棒已经顶了进去,开始他的抽插还是很有节奏,那股胀胀的感觉也在随着他的抽挥在我的洞内移动着,我的水也开始慢慢地多了起来。这时宿舍襄的人也陆陆续续地起床了,我轻轻问他:“几点了?”

他一边抽送着,一边对我说:“可能快七点了?”

姐夫突然他加快了抽插动作,我抬起屁股配合着他,他的劲也越来越大,而床也在随着他的动作在吱呀吱呀响个不停,我红着脸轻轻拍了他一下说:“轻点嘛!”

这时不知是谁在说:“刘蛇头,不要把床摇塌了。”

接着便是大家的怪笑声,宿舍里的人七嘴八舌,我都不知他们在说什么,我红着脸想叫他停下来,可他并没有想下战场的意思,反而越弄越快,我也有了强烈的快感,水也一股股地往外流,我想伸直双腿,他不理我,我只好屈曲双腿用力抬起屁股去迎合他的抽插。在我快要达到高潮时,他又射出来了。

姐夫射完精后,拔出肉棒起身坐了一下,便穿衣下床,他拉好床帘对我说:“我走了,我要去上班,你慢慢睡一会吧!”说着他便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