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精品情人 第十九章

下午五点钟的时候,范婷婷从上海回来了。她这次到上海主要是和几家旅游公司商谈业务。经过几天的谈判,在上海的业务全谈完了。虽然旅游团还没有到返回的时候,她向随团的公司人员交待后,她自己就先回来了。

范婷婷回到家里以后,她见晓红正牵着陈范在屋里玩,便丢下手里的旅行包,抱起陈范就亲了起来。她亲着叫着到最后竟两眼含着泪花,喉咙哽咽:

“……我的小乖乖,你可让妈妈想死了,妈妈每天在外力这么跑,全都是为了你,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妈妈的这片心……”

晓红见范婷婷动情的样子,也让她的心里酸酸的。她不知道怎么劝范婷婷才好,也只好安慰着说:

“陈范长大后会知道婷婷姐你的苦心的,他将来也一定会抱答婷婷姐你的爱的。”

范婷婷听了晓红这些话以后,她的心里好受多了。自从她办公司以来,真让她尝够了办公司的苦愁。随着国家市场经济机制的建立,和国家法律的不断完善,公司的经营,完全要按市场规律办事。而作为经营者自己,只有全身心的进入市场,才能了解市场,、驾驭市场,才不会因为不了解市场而使企业受到损失。因此,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就要把他的全部精力,投入到企业的经营上去,而他在感情上和家庭里,就要作出一些牺牲!”

范婷婷已经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了。她对晓红交待道:

“你到街上去买点好菜回来,今天我们全家好好高兴高兴!”

“你还是先洗个澡吧,”晓红从范婷婷手里接过陈范,“洗完了换换衣服,你也好好休息休息。”

“你把陈范留下来,你到街上去买条鱼,另外你再买只鸡。其它的他喜欢吃什么你再买点回来。今天的饭菜我来做。”

范婷婷交待完后,晓红放下陈范拿了钱提着菜篮就到街上去了。

晓红走了以后,范婷婷逗了一会陈范,她就把陈范放下来,并拿出了陈范的玩具叫他在客厅里玩。而后就到她的房间里,准备换洗衣服去了。

范婷婷来到卫生间以后,往浴盆里放好了洗澡水,她就在镜子前脱去了衣服。范婷婷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裸体竟是这么美!她不胖不瘦的身躯,两条诱人的美腿,一对仍没有下坠一乳峰,顶着两颗褐色的乳珠,有点油黑的阴毛,盖着似开非开的阴唇。使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自己的体型原来还是这么美丽。怪不得当男人们抱着她的时候,都会那么发狂,那样的饥不可待。让她也成了男人们的最佳尤物!

范婷婷对着镜子里的她,挤了一下眼睛,并用手指刮了一下她的脸蛋:

“羞羞羞……”

范婷婷走进浴盆,她慢慢的躺在热水中,水温驱赶着她身上的疲劳,让她感到非常舒服和惬意。

范婷婷搓洗着她的身体,擦洗着她那对酥颤的乳峰。由于她生了陈范后没有怎么喂奶,她的腑肌仍像姑娘的腑肌一样。她细细的腰肢性感的臀部,让她非常满足。也正因为她有这样的体型,就可以让男人们跪在她的石榴裙下,有她这样的美姿美态,就不会怕陈臣会离开她!

范婷婷洗完了身上,又去洗她那头短发,她全部洗完以后,用浴巾擦干了全身。她再次来到镜子跟前,用手托了托两个乳峰,接着又轻轻的抚摸,可她怎么也感受不到,男人们抚摸时的那种快感。她又去轻搓她的腑股和阴部,虽然也感到有一种快悦,可这种感觉,和男人们触摸时的那种快感却是另一回事。她觉着再玩下去没有什么意思了,就对镜子里的她做了个鬼脸心里说:

“你急什么!你有一个好老公还怕今天晚上满足不了你!”

范婷婷不玩她的游戏了,她洗了洗手就拿起了香水,在她的颈子上喷了点,又喷了喷她的乳峰和胰下,最后又在她的腑股和阴部上喷了几下。

范婷婷喷完以后,她拿了一条浴巾围在身上,来到了她住的房间里。

范婷婷穿好衣服以后,又在梳妆台前化了点淡妆,使她的身体施放着青新和媚气,而且也更加美丽诱人。

范婷婷刚刚化完妆,晓红从街上买菜回来了。晓红见范婷婷打扮的这么得体,不由使她的心里暗暗羡慕。她感到自己的内含和气质同范婷婷相比真是差的太远了。而女人们最能让男人们产生爱慕的东西,也就是她们从内在施放出来的那种气质。而女人们的这种气质,他会向男人们发出心灵上的召唤,每当这种召唤让男人们无法抗拒的时候,他们就会臣服于女人们的胯下,模拜在女人们的脚前。

晓红看着范婷婷也兴奋地:

“婷婷姐,你今天真是太漂亮了,等一会陈大哥回来了,他一定会很喜欢!”

“我真的很漂亮吗?”范婷婷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女人就是要经常打扮得漂亮一点,这样男人们才会有一种新鲜感。”

“你今天真的是很漂亮。如果是不认识的人见了,一定还认为你没有结婚呐。”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越来越会哄人了。”范婷婷这时显得非常开心,“如果让你打扮打扮,你才像是没有结婚呢!”

“……什么?”晓红一下子笑了起来,“你说我像?……我本来就没有结婚嘛,还什么像不像……”

“你还说没有结婚?”范婷婷忍不住也笑了,“你还好意思说!你虽然还没有结婚,可是你天天和男人上床睡觉,你这叫没有结婚?”

“我虽然天天和男人上床,可我还是没有结婚,!”晓红说完,范婷婷和晓红都笑了起来。

两个人笑完,屋子里又静了下来。范婷婷看着没有表情的晓红:

“你想结婚吗?”

晓红低下了头,她久久的没有说话,最后她吃力的回了一句:

“……不想!……”

“……你这辈子都不想结婚?”

晓红抬起头,心情持重地:

“作为一个姑娘,哪有不想结婚的。像我这种女孩子,哪有这种条件嘛,也只有不去想……”

范婷婷心情也很沉重,最后她劝晓红:

“你现在还年轻,今后的前程还远的很。等陈范再过两年丢得手了,如果你想去读书,我们送你去。如果你不想读书,就到我们公司来工作。这个家你可以住下去,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将来如果你想嫁人了,也一切都由你,同时我们还会送你一份好嫁妆。过去我们给你说的话,我们一定会兑现的,这一点请你放心。”

晓红的情绪已经好起来了,接着她又说:

“咱们不说这些好不好。你们说的我都信,你们现在对我这么好,我一定把陈范带大成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想嫁人了,我会告诉你们的。”

范婷婷见晓红高兴了,她自己的心里也好受多了。她随后也高兴地:

“咱们还是老规矩,我在的时候,陈大哥就由我陪。我不在的时候,仍然由你陪行吗?”

“行!你说怎么着,我都听你的。”

范婷婷和晓红说完,她们都高兴的笑了起来。

陈臣下班回来了,他一进屋见范婷婷已经回来了,就当着晓红的面,一下抱住范婷婷就狂吻起来,他们吻了一阵后,范婷婷抱住陈臣在那里撒着娇:

“真把人想死了!”

她说罢,两个人又吻了起来……

他们第二次吻过以后,陈臣也非常激动地:

“我也很想你,你看我一见到你就想吻你。”

两个人又轻轻的碰了一下嘴,范婷婷看了一下晓红,在陈臣耳边小声说:

“你太会说假话了,你天天晚上都有晓红陪着,你还会想我!”

陈臣看了一眼晓红,知道晓红已经听到他们说的话了,他就故意大声说:

“虽然晓红天天晚上都在陪着我,我们两个可都在想着你。我们想你工作顺利不顺利,想你心情好不好,想你的身体怎么样,想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最后我就是想你像现在一样,抱你吻你!”

陈臣说到这里,范婷婷又撒起娇来,她在陈臣身上用拳头轻轻的打着:

“你坏,你坏,你坏,你经常让人家想的睡不着觉……”

陈臣又在范婷婷的脸上亲了一下:

“好啦,我们不要老这个样子,这样会影响晓红做饭的。”

范婷婷松开了陈臣,仍然非常兴奋的去抱起了陈范,她教着陈范叫爸爸,叫妈妈……

小陈范在范婷婷的哄逗下,也跟着叫爸爸叫妈妈,让范婷婷和陈臣非常开心。

晚饭过后,陈臣和范婷婷抱着陈范来到大街上。他们走进文化广场,只见广场上,在彩灯的照射下,很多人随着音乐在那里起舞,使一个若大的广场热闹非凡。

广场边的椅子上,有一对青年男女依偎在一起,两个人一边亲吻着,一边把他们的手伸进对方的衣服里,摸着他们各自喜欢的东西。

范婷婷用手碰了一下陈臣,让陈臣也看看这对年轻人。

陈臣看了一眼这对年轻人,又和范婷婷对目笑了笑,他们抱着陈范,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陈臣和范婷婷带着陈范,又在广场上玩了一会,他们就带着陈范回来了。他们把陈范交给晓红,就回到他们睡觉的房间里。

范婷婷帮陈臣取出了要换的衣服,她亲昵地:

“快去洗个澡,我饭前已经洗了,我在床上等你……”

陈臣用嘴在范婷婷的嘴上碰了一下,并挤了一下眼睛:

“等着我……”

陈臣来到卫生间,晓红已经把水放好了。他见晓红脱光了衣服围着浴巾,便问道:

“你也要洗?

晓红甜甜地笑了一下:

“我想和你一起洗。”

陈臣还想说点什么,晓红却没等他开口,就去掉了陈臣的浴巾,拉着陈臣一起走进了浴盆。

晓红和陈臣一起走进浴盆后,晓红去掉了围在自己身上的浴巾,开始帮着陈臣洗浴。他们两个人你帮工搓背,我帮你擦洗,两个人互帮互洗,他们洗得非常温馨。

晓红在帮陈臣洗浴的时候,特别对女人们喜欢的那个情种非常细心,她一边打液一边用手轻抚慢揉,使那个胖乎乎的情种慢慢长大,逐渐升温,变得更加诱人和可爱。

晓红用她的舌尖,在陈臣的胸前慢慢的划动着,使陈臣的全身阵阵发热,性欲开始升起,慢慢的把陈臣的情火逗了起来。

陈臣把晓红从浴盆里拉起来,用他的双手紧紧的抱住晓红,在浴盆里疯狂的亲吻着。晓红开始并不主动,因为在她的心里,她要把陈臣的激情留给范婷婷,让如饥似渴的范婷婷尽快得到陈臣的爱,得到她渴望已久的性爱的满足。

可是现在陈臣把她抱住了,狂吻又让她性欲大增,使她的体温不断上升,呼吸加快,到最后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开始回应陈臣性欲的召唤。她也紧紧的抱住陈臣,用她的乳峰、她的肌肤在陈臣的身上摩擦着。她的身体在颤抖,她的屁股在颠狂,她迎着陈臣插进她体内的情种,享受着无比美好的快感。使她的每一条神经,每一根血管,每一根发毛,每一片皮肤,都被那神奇的快愉所醉倒,使他们最后都瘫躺在浴盆里……

还是晓红最先清醒过来。她很快从浴盆里出来,并也摧着陈臣快点,两个人帮着擦干了身上的水珠。晓红围上浴巾,先陈臣回到她的房间里。

陈臣等晓红回她的房间以后,他又洗了洗脸并用电须刀刮干净胡须,又在两胰处喷了点香水,使他的身上散发着温馨的香气。

陈臣全部准备好以后,就来到他和范婷婷睡觉的屋里。在他进来的时候,范婷婷已经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等着他。

范婷婷见到陈臣进来了,便从床上坐起来,她拉住陈臣的一只手,让陈臣坐在她的身边。她搂着陈臣依偎在他的怀里。在那里慢慢的一下一下有亲吻着。

“……我要是天天这样就好了,我真不该办两个公司。自从办了这两个公司,让我失去了多少个美好的夜晚……”

“我也希望能天天这样。”陈臣也深情的还着范婷婷的吻,“虽然你不在的时候有晓红陪我,可那是另外一回事。我总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就塌实些,而且有很多惬意的感受。而和别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不管怎么品味,也只是肉体上的一种需求。比如你身上的那种体味,永远都无法让我忘怀。他能给人带来很多美好的回忆,也让人永远沉醉在幸福中。”

陈臣把范婷婷放在铺上。他开始从范婷婷的额前,慢慢的往下吻着。他先吻她的前额,然后去吻她的眉毛,再吻她的双眼,又吻她的鼻尖;他吻着她口唇,她那生动的颈根,她的诱人的胸沟,以及会让人疯狂的乳旁。

陈臣吻到这时,他为了让范婷婷体会到最佳情戏效果。他移动了一下身体又开始从范婷婷的乳头吻起。他吻着她的乳头,吻着她的肚脐,吻着她的腑股,吻着她的阴毛……

陈臣每吻范婷婷一下,都会让范婷婷的毛孔张开,心头甜甜。在陈臣用口唇传递着快感的时候,他那两只具有魔力的双手,又在范婷婷的裸体上抚摸传情,使范婷婷的全身快感加剧,性欲徒起,让她的肌体变轻小化,慢慢地融化在甜蜜里……

范婷婷让陈臣的情戏彻底征服了。她再也无力抗拒情欲对她的召唤。她双臂紧紧的抱住陈臣,两腿紧扣陈臣的腿根,随着两个人身体的撞击,和情种在范婷婷体内的翻腾,在陈臣快乐液射入范婷婷体内的同时,范婷婷低沉的哼叫了一声,两个人都累瘫在床上了……

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作爱,他们的感觉真的是那么美好吗?男女之间作爱的美好感觉,让没有作过爱的男女们,他们永远也想橡不到作爱时的那种快乐是什么嗞味。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作爱的时候,男人情种每每在女人体内抽动一次,或是男人的一个极小动作,都会让他们产生无法用任何语言,才能表达出来那种感觉。两个人在一起作爱,男人每喷射一次快乐液,给两个人带来的快意,也是任何笔墨、任何词汇都无法表达贴切的。因此男人和女人第一次作爱之后,作爱将成为他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作爱也将伴随着他们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