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精品情人 第八章

范婷婷装了一下鬼脸,又半开玩笑地:

“你怎么老怕我到你的宿舍里去似的,你屋里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怕我知道,不会是金屋藏娇吧?”

“金屋藏娇!”陈臣假装不好意思地:

“看来你这个人猜什么还真有点猜的准,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我就把这件事给你说了。你说的不错,我那里是住着一个姑娘,她是我的一个同学,是在外地工作。最近她到这里出差,前几天她住在旅馆里,是昨天才搬到我那里去的。可是我们什么也没做,只是大家在一起叙叙旧……”

陈臣刚说到这里,范婷婷气的撒腿就跑,她边跑边说:

“你坏,你坏,你……”

到最后她竟哭了起来。

陈臣赶紧追上去拉住范婷婷:

“我这不是给你开个玩笑吗你哭什么?我那里怎么会有姑娘嘛?要是你不信现在就去看看,看我那里是不是有个姑娘!”

范婷婷一下子破啼笑了,她用手帕揩了一下眼泪,在陈臣的肩头上轻擂了一拳:

“去就去!你要是不让我去,你那里肯定有鬼!”

“好啦好啦,你要是想去那咱们就走吧!”

陈臣无耐地带着范婷婷,朝他住的二宿舍大院走去。

范婷婷见陈臣真的要带她去他的宿舍,她紧跟了几步追上陈臣,挽着陈臣一边走一边嬉闹着。

“我的屋里真的脏的很,经常是老鼠蟑螂到处乱跑。有一天晚上我一进门一脚踩下去只听叭的一声,等我打开电灯一看,原来我一脚踩死了三个蟑螂。特别更可怕的是,我洗完脚要上床睡觉的时候,我一掀开被子,在铺的中间有两只老鼠扭成一团,见了人也不害怕,我吼了几下仍在那里不动,我到跟前一看,差一点让我笑出了眼泪。”

陈臣说到这里,他故意卖了个关子不说了。

范婷婷好奇的问:

“它们为什么老在那里不动呢?”

陈臣神密的:

“你想知道!那你靠近一点……”

范婷婷的身体和陈臣靠的更紧了,她期待的看着陈臣……

陈臣对着范婷婷的耳根小声说:

“它们是在那里作爱!”

接着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两个人笑完,范婷婷甜甜地:

“我不怕,老鼠蟑螂我都不怕!要说怕,我现在只怕你,因为你能把人家吃了,你还能让人家心干情愿。”

两个人穿过了两条大街,来到市政府二宿舍大院里。陈臣是住在二栋一单元三楼。他领着范婷婷来到他的宿舍门口,打开房门,这是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一进门就是客厅,室内放着一套简易沙发,一台电视机。厅的右侧进门是陈臣的卧室。房内放有一张大床,一个衣架。床的脚头放着两个大木箱,床头边是一张写字台。桌子的上边堆满了书籍和报刊,桌子的前边还有一把大木椅。

范婷婷很快把各个房间看了一遍,除了陈臣的写字台上,东西放的有点乱,其它的还看不出有什么太乱的地方。由于房子没有装修,也没有什么家具,给人的感觉有点阵旧和简陋。

陈臣见范婷婷把他的室内都看完了,便说道:

“我说我这里很乱你还不信,这回你都看到了吧。”

陈臣让范婷婷坐在沙发上,并打开了电视机,然后他在范婷婷身边坐下:

“我这里什么都没有,因此就特别简陋。”

范婷婷靠在陈臣陈身上,拿起陈臣的一只手放在怀里:

“这些我都喜欢。等我们结婚的时候,需用什么我们再买也不迟。”

陈臣激动的抱住范婷婷,并用他的舌尖在范婷婷的颈子上轻舔着:

“你刚才胆子也太大了,把我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范婷婷的全身又有点酥酥的,她也转身抱住陈臣,和陈臣边吻边说:

“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想和你在一起。”

范婷婷挣扎着脱去长裙,又打开了乳罩的背扣,把她的两个丰满的乳峰贴在陈臣的脸上,疯狂的摩擦着。最后她又把乳头送进陈臣的嘴里,两手拼命的抱紧陈臣的头,让陈臣的头紧抵在她的酥胸上。

陈臣大口大口的吮吸着范婷婷的乳头,两只手又在范婷婷的下部挠着,使范婷婷全身产生阵阵快感,让范婷婷发出了呵呵的欢叫声。

由于范婷婷把陈臣的头抱的太紧了,使陈臣无法呼吸,让陈臣非常难受。陈臣用力拉开范婷婷的双手,并以最快的速度脱去了他和范婷婷的衣服,两个人又一次抱在一起狂吻起来。

陈臣和范婷婷经过情戏之后,他们的欲火又都被逗了起来。范婷婷屁股颠狂全身发烫,让陈臣真切的感受到,范婷婷她现在太希望作爱了。而也被情火燃烧着的陈臣,在情欲的驱使下,不顾一切的把他的情种插进范婷婷的体内,让他们体会到了两个人结合在一起的美妙。也就在他刚刚把情种插进范婷婷体内的那一刻,理智最后又战胜了他的冲动,他又挣脱了范婷婷搂着的双臂,从范婷婷的身上惊恐的撑起来,喘着粗气歉疚地:

“……对不起,我又失态了。我们才刚刚确定关系,我实在不该这样对你。我们没有结婚前,我不应该对你做这样的事!”

范婷婷她瘫躺在沙发上,眼睛里流着泪,她抽噎的拍打着沙发:

“你是坏蛋,你是坏蛋,你不爱我为什么还抱我亲我,你是最坏的坏蛋,你是……”

到最后,她竟哭的说不出话来。

陈臣见范婷婷那么难受,他心里也非常难过。他抓住范婷婷的两只手:

“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怎么会不爱你呐,我要是不爱你,又怎么会让你来我这里。”

陈臣把范婷婷从沙发上抱起来,紧紧抱在怀里,他慢慢地一边吻着一边说:

“不要哭了,我不是不爱你。我是想在我们结婚之前,不应该跨出这最后一步。特别是你的身份不同,大书记的女儿还没有结婚肚子就大了,让你老爸怎么见人!”

范婷婷已经不哭了,她眼里包着泪看着陈臣:

“你就是坏,你两次都逗的人家心慌,可最后又不让人家得到。让我恨的只想咬你一口!”

两条赤裸的肉体相依在一起,让他们感受到了对方的心跳,品尝着会说话的体温。这种肉体接触产生的温馨和惬意,也真是太美好了,使他们实在是不想分离。

又过了一阵,两颗心都恢复了平静。陈臣在范婷婷的前额上轻吻了一下:

“时间不早了,穿上衣服我该送你回去了。”

范婷婷两眼含着情:

“……我不,我不想回去了,我就想这样一辈子。”

陈臣又在范婷婷眼上轻吻了一下:

“你要愿意,我一定天天陪你这样,可是今天你得早点回去,回去晚了,你爸爸妈妈会不高兴的。”

“我不管,我今天就是不想回去,我想让你抱我一个晚上。”

范婷婷也回了陈臣一个吻。

陈臣用舌尖在范婷婷的鼻尖上划了一下又劝道:

“听话,等到结婚那天晚上,我一定让你得到满足。不过你也要做好准备,花烛之夜的那天晚上,你可别想睡觉。”

范婷婷再没有说话,她两臂挽住陈臣的颈部,深情的亲吻着,并把她的身体紧紧的和陈臣的身体贴在一起,在那里领落着肉感的快乐。

陈臣又一次感到,范婷婷的情火又在开始燃烧,他便离开范婷婷的亲吻:

“算了,再待一会时间就更晚了。我不想我们第一天确定关系,就让你父母不高兴。来,快把衣服穿上,我现在就把你送回去!”

范婷婷也觉得该到此为止了,因此她也没有坚持再留一会。她稍稳了稳情绪以后,她见陈臣拿起她的乳罩要帮她穿戴时,便趁陈臣没有注意,用手拨了一下陈臣勃起的情种:

“快把他收起来,别让我看着他就全身发热!”

陈臣条件反射的向后让了一下身子,随即也用手指刮了下范婷婷的乳头:

“你也把他藏起来,我一见到他心里就痒痒!”

两个人又一下抱在了一起笑了起来。

陈臣范婷婷笑完之后,陈臣又劝说道:

“咱们还是快一点,再晚了真的要让你爸爸妈妈担心了。反正今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如果你愿意,你天天都可以到我这里来!”

“这话可是你说的!”范婷婷搂着陈臣的颈子耳语道,“每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都象这样,都不穿衣服。”

“好,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你父母来看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这样去见他们。”

陈臣说完,两个人又都笑了起来。

两个人笑完以后,各自都很快穿好了衣服。范婷婷又重新化了化妆,在陈臣的陪同下,两人走出了二宿舍大院,朝书记楼所在的桐子街走去。

陈臣、范婷婷来到书记楼大院门口,陈臣站在那里,范婷婷朝陈臣摆了摆手:

“你也快回去吧,明天下班后我就到你那里去!”

然后她又丢了个鬼脸,转身进了大门。

陈臣见范婷婷已经走进大院,等她身影消失以后,也返回自己的宿舍去了。

范婷婷一走进她的家,就非常兴奋的叫着:

“妈!妈!”

见她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便一下扑进她妈妈的怀里,抱住她妈妈就在脸上亲了一下:

“妈他接纳我了,他接纳我了!”

范婷婷一劲的在那里撒着娇。

她妈妈没有开腔就先笑了起来。她把女儿拉在面前端祥的看着:

“唉哟,快让妈妈看看,我这宝贝女儿今天是怎么啦,今天像得了什么宝贝似的这么高兴!”

“比得了宝贝还高兴呐。”

范婷婷一个劲的在那里娇笑着。

“你刚才说他接纳你了,他是谁?他接纳你什么啦?你快给妈妈讲清楚,不要光顾着自个高兴!”

“妈,是陈臣。今天晚上我们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我们现在已经是正式在恋爱了。今天晚上他还……”

范婷婷感到她已经说露了嘴,便又改口说:

“今天晚上还是陈臣送我回来的呐。”

范婷婷的母亲站了起来,她把范婷婷拉到面前打量着:

“今天晚上你们没有发生什么事吧?有什么事你可要告诉妈妈,因为妈妈是过来人,有什么事妈妈才知道该怎么办!”

范婷婷见她母亲看她的样子,让她的心跳加快了很多。她假装生气的:

“妈!你这是怎么啦?我们今天才刚刚确定关系,怎么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吗?况且陈臣是一个老实人,他不会欺负我的。”

“我想你们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事的。你们今天才确定关系,那怎么会呐。但妈妈我是担心,因为现在和过去不同了。在旧社会,男人在没有揭开女人的红盖头之前,两个人谁都是不认识的。解放以后,男女可以自由恋爱了,但在结婚之前,不能亲近过密,更不能有性行为。如果发生了这种事情,单位和社会上的人们,都会看不起他们的。身为父母的,也会遭别人背后议论的。可是现在有些年轻人就不管这些事了,他们见面就热乎,相识就同居,拿婚姻不当一回事。说什么这是恋爱中最沏底的了解,是组成家庭前的试验阶段。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唉!我可真怕你又走我们过去的路……”

“你说什么?妈!我谈恋爱怎么还会走你们什么路?”

范婷婷的母亲突然惊了一下,她知道自己也说走了嘴,便马上改口笑道:

“你谈恋爱能走我们什么路,我是想说我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有的谈恋爱谈一年两年三年,要把个恋爱谈出味道来。可是你妈我呀,我可没有尝到谈恋爱的滋味。”

“哎!妈妈!你不是和我爸爸是自由恋爱吗?你怎么会说你没有尝到谈恋爱的滋味呢?难道你们是先结婚后恋爱吗?”

婷婷的母亲听范婷婷这样问她,她一下子就笑了,虽然她笑的声音很小,但她笑的非常开心。她看着范婷婷深情地:

“妈妈是一谈恋爱就结婚,结了婚后就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