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多情的少妇第八章

就在我们双方急剧运动时,宿舍里的人是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姐夫走后,我一人躺在这空无一人的宿舍里,我恨他又搞得我这么难受,我躺在床上张开双腿伸手揉搓着阴蒂,一手揉捏着奶奶,我上下一起抚弄着,而洞内好像有几条毛毛虫在爬行,奇痒难受,我放弃揉搓阴蒂的右手,用三根手指并排着插进了自己的洞内,用手指在洞内挖弄着,我的大拇指也没有空闲,我的大拇指按在阴蒂上揉搓着。

我的淫水在流出,肉洞在变宽,我索性将四根手指一起插了进去,我的肉洞被四根手指扩得大大的,我的手指被流出来的水湿透了,我的整个阴部水淋淋的,我在自慰中忘形地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声,我闭目享受着在自慰中带来的舒服感受,我抬起屁股配合着我手指的挖弄,可是不管我怎么挖弄,始终达不到性的最高峰,达不到高潮,心里就更难受。

这时一只粗糙的大手抓住了我的一侧乳房,并且温柔地抓捏着,我以为是姐夫又来了,睁开眼睛一看,一个赤裸的男人站在我床边,他不是我姐夫,而是阿冬,阿冬的手还抓住我的奶奶,对我温柔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今天没有去码头,我睡在床上,听到了你的呻吟声,所以好奇心使我来到了你的床边,见你这奶儿,你太丰满了,我忍不住想抚摸一下。我知道你今天早晨并没有达到真正的满足,恕我直言,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真正满足你,让你真正销魂。”

我一直看着他对我说出这些话,我就喜欢大胆直率的男人,他对我说话时,一直是看着我的眼睛,并没有看我赤裸的其它部位,接着他又说:“我虽然是光着身子,你看这东西虽然硬着,但我不喜欢强迫人。你真迷人,特别是你不长阴毛,所以你的下面更美,我说句心里话,我真的好想同你来一次。不知你是否愿意,你放心,宿舍里就我们两人,门我早就关好了,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同意,把眼睛闭上,我就知道了。

阿冬收回了放在我奶奶上的手,他一丝不挂地站在床边等我的回应。阿冬的眼光从上至下地看着我,当他的眼光看到我的胯间时,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几根手指还插在我下面的肉洞里,我的脸一下子通红,我急忙抽出手指,但他并没有笑话我,他的眼光还是停留在我的下面,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让他看着我,我也上下地看着他,阿冬的相貌很平常,不丑也不俊,他的身体很结实,不愧是搞装卸的。

当我看到他那条粗壮硬起的大肉棒时,使我又想起了我同姐夫昨晚偷看他们俩公婆睡觉时的情景,看着他那条又粗,又长,又硬的大肉棒时,不想试试是假的。

我心想:我手淫的一切他都看到了,更何况我们现在都是赤裸裸的,我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事实上我很需要他的大肉棒,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是受什么支配,我仔细地看着他那条挺得高高硬梆梆的大肉棒。我不知羞耻地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大肉棒。哇!实在好硬,好烫手,阿冬见我如此大胆,豪放。也很自信地说:“我这条够硬,够粗吧!你放心啦!它不会让你失望的!”

的确不假。当我刚刚握住他的肉棒时,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他的肉棒好硬好粗,我握住他的肉棒轻轻地捏了一下,我的天啦!硬得像条铁棒一样,真不错。

阿冬兴奋地俯下头来亲吻我,他那温柔滚烫的嘴唇吻着我的前额,吻我的眼,吻我的脸庞后,他的热唇落在了我的双唇上,他呼吸时有一股男人特有的气味,这气味使找异常的兴奋,他伸出舌头舔着我的双唇,我微闭双眼微微地张开嘴,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自由地游荡着,我俩的舌头缠在一起,他吮着我的口水很有味地吞下去,而他粗糙的手却温柔地揉搓着我的双乳,奶头,从他这一系列的动作,我看得出阿冬是个情场老手,就是不知他下面那支“枪”有没有真正的战斗力,这时他的嘴又吻到了我的奶奶上,并在我那雪白的双乳上来回地亲吻着,他不时地用嘴唇一着我的那粒小小的奶头提扯着。而他那只租糙的大手则不停地在我那凸起的不毛之地扫来扫去,我的手刚好放在他的肉棒旁,我一把抓住他那条烫手又粗长的大肉棒套弄着,他用手示意我张开腿,我顺从地张开大腿,他的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温柔地抚摸,抓捏着,奇怪的是他的手始终不去抚弄我的阴唇,最多只在我的阴阜上摸摸而已,他的抚摸和亲吻使我觉得很偷快,这时他温柔地对我说:“来,翻过身来。”

我像驯顺的小狗似的,很温顺地听从他的摆布,我翻转身爬卧在床上,他又开始抚摸着我那肥圆丰满的屁股,而他的嘴却在我的脊梁上从下至上回来地亲吻着,一股浑身痒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我完全沉醉在他的爱抚与热吻之中。

这时他翻身上床,把我的身子反转过来,他的头朝我的双胯间埋去,并用手将我的双腿撕得大大的,他低头用鼻子在我那水淋淋的下面闻了闻,我以为他会说什么,因为我姐夫早上同我性交后,姐夫射的精液还在我的肉洞内,相信阿冬是清楚的。可是他在我的下面闻了之后,张开嘴用双唇含住我那两片肥厚潮湿的大阴唇。

接着他又说:“不长毛的亲起来好方便,你这两块肉好肥呀!”

我心想:“难道阿冬不怕我那里脏吗?”

他用手拨开我那两块肥厚的大阴唇,我那两片薄薄的小阴唇便露了出来,他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对我说:“阿芳,怎么你的小阴唇两边不一样呢?”

我不好意思地问:“什么不一样?”

他用手扯起我右边的一片小阴唇对我说道:“真的不一样,右边这片比左边的要大些,而且长出了许多哩!阿芳,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侧头看着他的手拉起我的小阴唇,我轻轻地打了他一下说:“大惊小怪,难道你老婆的不是这样吗?”

他抬起头笑着对我说:“真的不骗你,我老婆的那两块都是对称的。对不起,我真的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

接着他又用手轻轻拨开我的大阴唇。他低下头伸出舌头用舌尖来回地舔动着我那两片娇嫩的小阴唇,当他的舌尖来回舔动我的小阴唇时,那种感觉就好像有几只蚂蚁在小阴唇上爬行一样,痒痒酥酥的,他又翻开了我的阴蒂包皮,紧接着用他的舌尖在我那娇嫩无比的阴蒂芯上舔来舔去,每当他的舌尖触到我的阴蒂芯上舔动一下,我就会不由自主地要头抖一下。

突然,他六九式地骑在我身上,他的屁股刚好对准我的头部,他的屁股很黑,他翘起屁股,他继续用舌头舔个不停,看着他那翘起的屁股,看着他屁股下面那条勃起的大肉棍,使我又想起了阿俊,想起了阿俊的那巨大肉棍。

阿冬的大肉棍同阿俊的好像都差不多,只是阿冬的龟头被包皮包住了一半,还有他那两肉蛋也好大,看得我忍不住一下子握住他的肉棍,抚弄着,他的肉棍握在我的手里的感觉是好硬好粗,我仔细地看着它,大肉棍上布满了细细的血管,特别是他那两颗卵子好圆,好大,我抚弄着他的阴囊,那两个卵子在阴囊里滑来滑去很好玩。

阿冬大概是舔累了,他起身调转身子,骑在我身上向我压了下来,我兴奋地张开双腿迎接,我那水淋淋的肉洞早就圆圆地张开了口,准备接受他的挑战,他一手握住他那条粗、长、硬的肉棒一下子就顶进了我的肉洞里,他一改刚才的温柔,他的大肉棍使劲地往我洞内一顶而进,而且是一插到底,这一凶猛的动作在我当时看来并不是粗暴,反而正合我的意,我喜欢男人在对付女人时,该温柔时就不能有粗暴,反而该粗暴时,就不能带有温柔。在关键时刻要有男人的阳刚之气,要体验自己的雄风,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他的大肉棍插进去后,一股充实感告诉我,他的大肉棍能带给我快乐与满足,他一边很有节奏地在我的人肉隧道里抽插着,一边轻轻地在我耳傍对我说:“阿芳,你好漂亮,好性感,我看得出你的性欲很强,放心,我一定能够满足你!”

我看着对他微微的一笑,我心想:我不是看你性子很特别很直爽,不是看到你那条大肉棍,又怎么会让你骑压在我身上呢?”

他的大肉棍在抽插时,每一下都是很有力的直插到底,很快地我有了舒服的感觉,我好像觉得洞内很宽松。我叫他等一下,他有点不明白地停止了抽插,我伸直双腿,他明白地笑了笑说:“是不是不够摩擦,不过我也喜欢有刺激,你夹得越紧,我的肉棍就越插越有劲哩!”

的确不假,他越插越兴奋,随着他肉棍的抽出插入,我的那两片小阴唇也随着他肉棍在翻入翻出,很是舒服。他加快了抽送的动作,我的心反而很慌,好像还差点什么?我忙伸出双手去拨开我的阴蒂包皮,使我的阴蒂尽量暴露出来,同时我使劲地抬起屁股去迎合他的抽插,他见我如此,他便用双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的抽送也慢了下来,虽然动作慢了,可是他的每一下抽插反而更有力了。而且每一棒都是很有力地直插到底。

我越来越舒服,我忘形地紧紧地抱住他的腰,挺腰抬股,他见我如此忘形,他喘着粗气,放弃了抬我屁股的双手,加快了抽插动作。他越干越猛,越弄越快。我的心好像飘了起来,我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我终于达到了高潮。而他好像还没有尽舆一样,好像他不觉得不累一样,他的肉棍还是硬梆梆地在我的肉洞内三浅一深,四浅一深地抽送,他大概知道我已有了高潮,他放慢地抽插着,他的嘴含着我的奶头有趣地提来提去,随着他时浅时深的抽插,我很快地又觉得有舒服的感觉,我的整个阴部全部湿透了,尽管如此,并不影响他的抽插,他的确经久耐战,他的肉棍好像越插越硬似的。

他突然又加快了动作,他喘气声越来越急,他在作最后的冲刺,突然,他身体僵直地颤抖几下,一股股强有力的热浆直射我隧道最深处!哇!太佩服他了,在他长达四五十分钟的抽插中,我先后达到了数次高潮,我累坏了,无力地躺着。

他压在我身上休息,我们彼此都很累,他的肉棍在我洞内变软了,并慢慢地滑出了我的洞外,他从我身上下来躺在我旁边,我知道他很累,于是我侧过身轻轻地替他抹去汗水。我抚摸着他,当我抚摸到他的阴毛时,我看着他那密茂的阴毛,他的阴毛上全部是水,哇!想不到我流出来的水把他的阴毛全打湿了。

他突然坐起身下床,他下床后对我说:“阿芳,你睡一会吧,你放心,今天的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决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如果你愿意,我们还会有下一次。”

他站在床边,低下头轻轻地吻着我,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他那软绵绵的肉棍,我抬头回吻了他一下,他拉好床帘,走到他自己的床边,他穿好衣服对我说:“阿芳,我现在要巴去办点事,门我会关好的。”

阿冬出去了,我躺在床上,想起刚刚发生的这一幕,要是被姐夫知道了,他会怎样看我,我赤裸地躺在床上,我张大着双腿拿着一面小圆镜,照在下面,从镜子里我看着我下面的那个圆圆的肉洞,我轻轻地按着自己的小腹,一按,一股股浆糊一样的液体从洞里流了出来,在这些流出来的液体中有我兴奋时流出的西水,也有姐夫在昨晚和今早射的精液,还有就是刚刚阿冬暴射的精液,在镜子里,我看到了我的整个阴部有点充血和红肿,我忙起床,用清水洗干净我的下阴,然后穿好衣裤,又躺在床上,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姐夫他们收工了,我看到阿冬时我的心就跳过不停,我不敢正视阿冬,而阿冬却若无其事,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晚上姐夫又陪我去学习电车。从电车学习班出来,姐夫对我说:“阿芳,我肚子饿了,我们先去吃点宵夜,然后我们去看录像,今晚的录像很好看的。”

我说:“吃了宵夜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好不好呢?”

姐夫说:“反正还早,回去又不能冲凉嘛!”

我没说什么,我们吃了宵夜,姐夫拉着我来到了录像厅,他又要了一个包厢,说句心里话,我对那些看不到男人的肉棍,看不到打真军的三级片一点不感性趣。我们进了包厢,姐夫很兴奋地搂住我。荧光幕现了赤裸的男女,出现一个外国男人的下身,那个外国男人躺在床上,而那外国女人在那老外的胯间,用手抚弄着老外的肉棍。看到这一幕镜头,我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我睁大眼睛,生怕少看一个镜头,而姐夫也同我一样眼睛直直地看着屏幕。这时屏幕中的鬼妹还在抚弄着老外的肉棍,老外的肉棍在抚弄下慢慢地勃了起来,哇!老外的肉棍好粗、好长,这比我所亲眼见过的肉棍要大很多,真是不可思议,这时鬼妹张开嘴将那条粗大的肉棍喂入她的嘴里,并将那大肉棍在嘴里进进出出地套弄着,一会儿又伸出舌头舔着老外的大龟头。我的呼吸变得紧张起来,我觉得口干舌燥,与此同时我的洞内也觉得有点热呼呼的,我紧紧地夹紧双腿。

电视上那老外的肉棍在鬼妹的嘴里套弄下,鬼妹突然将嘴里的肉棍从嘴里吐出来,只见一股股精液暴射而出,鬼妹伸出舌头舔着射出的精液。一会儿,老外拨开鬼妹的双腿埋头去舔鬼妹的阴唇,鬼妹的大小阴唇好肥大,还有鬼妹的阴蒂也很肥大,那老外伸出舌头津津有味地舔着鬼妹的大小阴唇,又用手拨开鬼妹的阴蒂包皮,并用舌尖灵活地扫荡着鬼妹的阴蒂头,那鬼妹在不停地呻吟着,我的内洞里也热热的流出了一股淫水,我觉得洞内好酸,我紧紧地夹着大腿。

这时姐夫也忍不住地将搭在我的肩上的落下来揉捏我的乳房,我顺势将头靠在姐夫的胸膛上,他的手在解我的衫扣,一粒,两粒,他拉开了我的衫襟,将我的乳罩向上拉去,我那双丰满雪白的乳房一跃而出,他一把握住我的乳房温柔地抓捏着,他的抓捏使我感到很舒服,但我的眼睛确一直盯着电视中的精彩画面。

那老外大概是舔累了,用力握住那条粗大的洋肠,鬼妹的腿张得大大的,老外握住大阳具用大龟头在鬼妹的阴蒂上来回地揉擦着。我好紧张,就好像那老外在搞我一样,这部片子太刺激了,画面很清晰,连老外那肉棍上的血筋都看得一清二楚。老外握住大肉棍对准了那个水淋淋的肉洞,一挺而进,鬼妹在嚎叫,老外的大肉棍在来回地抽插,鬼妹的肉洞口被老外的肉棍胀得圆圆的,鬼妹的小阴唇也在翻进翻出。我的心好慌,我的下面好痒,好潮湿,我心里在想:这辈子如果能尝尝老外的大洋肠,那该有多好呀!

这时姐夫拉住我的手向他的胯间移去,我的手触摸到了他的肉棍,天啦!姐夫是什么时候拉开了裤链我都不知道,姐夫的肉棍硬梆梆地耸立在他的拉链开口中,我兴奋地握住姐夫的肉棍套弄着,他的手拉起我的短裙,我张开腿让他去摸,他的手在我那潮湿的内裤中摸了几下,他在我耳傍温柔地说:“哇!裤子都湿透了,你的水好多呀!”

说着他便扯着我的内裤往下拉,我很温顺地伸直腿,我的内裤被他脱去了。他又拉开了我的裙子拉链,脱去了找的裙子,我的衣服和奶罩是怎么脱去的,我都不知道,我全力裸露地靠在姐夫身上,我完全忘记了我是在包厢里看黄色录像,姐夫拉着我坐在他的腿上,我的双腿叉开地坐在他的大腿上,姐夫的手指在我的下面翻弄着,他的手指时不时地挖进了我的肉洞内,我的肉洞好空虚,他四根手指并排着挖进了我的洞内,洞里的水一股股流出,我的心好慌,我好想要真正的充实。

电视里的鬼妹骑胯在老外身上上下地运动着,并发出无比舒服的呻吟声,与此同时屏幕上出现了大特写的慢镜头,鬼妹慢慢地坐起坐落,那条粗长的大洋肠也在随着慢镜头慢进慢出!我的洞里好空虚,我不需要手指了,我要我要大洋肠来充实。

我心慌意乱地站立起来,抽出姐夫插在在我洞里的手指,拉开他的手,我转过身叉开双腿,一把握住姐夫的肉棍就往自己的洞里塞。姐夫见状兴奋地说:“阿芳,等我一下,我脱脱裤子。”

姐夫很快地将裤脱至大腿下,然后坐在沙发上,我叉开腿一把抓住他的肉棍对准我那潮湿的肉洞口,由于姐夫刚刚用四根手指挖我的肉洞,所以我的洞口就像张开的嘴一样,我坐了下去,他的肉棍就朝上顶进了我的洞内,我一起一落,不停地摇摆着,我觉得好像还差点什么。我慌忙拉着他的手,用他的中指按在我的阴蒂上,他明白我的意思了,他揉搓着我的阴蒂头,我慢起重落,每当我重重地坐下去时,他的龟头直顶我的子宫颈,哇!好舒服!我的淫水顺着他的肉棍直流而下,姐夫肉棍的阴毛上沾满了我的淫水,我的大腿内侧也是水淋淋的,他的手指温柔而有力地揉搓着我的阴蒂。我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舒服的感受使我不由由主地加快了起落的动作,我的肉洞在变宽,我感觉不到他肉棍的磨擦,我喘着粗气,我感到好累,我要躺下来,我叫他起来,我躺在那张能坐两人的沙发上,我的屁股就只能放在沙发椅的扶手上,我的屁股被沙发扶手抬垫得高高的。姐夫就站在沙发傍,对准我的肉洞口插了进去,他的身体压了下来,由于我的姿势使不是很力便,他双手伸撑着沙发,使劲地在我的洞里插进抽出,他的每一下插入都能顶到我的花心。

不知是什么原因,这次姐夫的肉棍很争气,他的肉棍好像越插越有劲,他的龟头就像一个圆圆的刮子一样,在我的肉洞的刮进刮出。好安逸!好销魂!我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我们两人都兴奋地喘着粗气,加上剧烈的抽插运动,他全身汗淋淋的。而我触电式的全身颤抖着,我的心飘飘欲仙,像突然跌进了万丈深渊似的,失去了知觉。

等我清醒过来时,我看见姐夫还在我的体内运动着,我没有理他,不一会姐夫加快了抽抽插的速度,他颤抖几下,一股强有力的热浆直射我洞内的最深处,我又再次达到了高潮。我太累了,我叫他拔出肉棍,我起身靠在沙发上,姐夫也很累地坐在我身傍不说话,找们休息了一会,电视中的节目是什么时候完的,我们都不知,姐夫关掉电视,我们各自穿衣,走出了包厢,时间已是深夜的两点多了。

满天星星,阵阵清凉的微风迎面吹来,今天太开心了,我还在想着录像中老外的大洋肠。姐夫搂着我轻声地问道:“阿芳,今晚的录像好不好看呢?”

我红着险对他点点头,他又对找说:“你的水好多呀!”

我有点不高兴地说:“水多?水多不好吗?我又不是老太婆!”

他忙讨好我说:“水多好,水多才有刺激!”

不知不觉我们就到了宿舍。宿舍的人早已进入梦乡,姐夫轻声地对我说:“阿芳,我们冲凉去。”

我跟着他来到了那间破烂的冲凉房,我对姐夫说:“你不要走,我一个人怕!”

姐夫看着我笑着说:“我不走,我就在这里等你。”

我开始宽衣解带,我心想:“我的洞都交给他打了,还怕他看么?”

我脱光衣服开始冲洗身子,他站在一傍痴痴地看着我,我说:“看什么,还没看够吗?快脱衣我们一起洗吧!”

他听我这么一说,便忙着脱衣,他脱光后便走到我面前。说句老实话,除了我丈夫外,我还是第一次同男人一起冲凉。就连我最留恋的阿俊,我都没有同他一起冲过凉。姐夫帮我抹香皂,帮我搓背,他温柔地对我说:“阿芳,你的皮肤又白又嫩,你这对奶奶真是又圆又大,好性感呀!”

我笑着说:“你们男人都是一样,只要能满足你们,女人再丑都会被你们说成是一朵鲜花。”

他忙解释说:“不!漂亮就是漂亮,美和丑不能混为一谈的。”

他边说边揉搓着我那对满是香皂泡的双乳,我感觉很舒服,我惊奇地发现就在姐夫帮我搓洗时,他那条巨大的肉棍确又硬了起来。我也帮他洗,我首先握住他那根硬起来的肉棍,我拿起香皂往肉棍上抹,我蹲下身说:“怎么又硬起来了,是不是又想了?”

他笑着说:“我都不知道,它为什么要硬,也许是它看你太漂亮了,所以它有点忍不住要硬!”

我套弄着他那满是香皂泡的肉棍说:“不是它作怪,是你在作怪吧!”

说起来,我被姐夫搞了三次,我现在才真正看清了他的肉棍是什么模样,我一边搓洗,一边看。他的肉棍软下时我看过,可是现在是硬起来的,我翻开他的包皮,使我感到很吃惊,他的龟头冠状沟很深,而阴茎体确不是很粗,也就是说他的龟头就像蛇的头脑一样,我抚模着那深深的冠状沟,哇!好刮手,怪不得它在我的肉洞里进进出出时,有一种刮子一样的感觉,原来是它在起作用,姐夫享受着我对他的抚弄,他看着我说意味深长地说道:“阿芳,我这条肉棍很特别是不是?你没听见他们都叫我刘蛇头吗?这肉棒就像蛇头一样!如果搞的话,女人会特别的舒服的。”

看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真觉得好笑,我继着续搓洗着他的肉棒和阴毛。他拉起我一把,紧紧地搂住我说:“阿芳,我想再来。”

说着他便用手抬起我一条腿,他的身子微微地向下蹲着,其实我也想,我忙伸手握住他那满是香皂泡的肉棒往我的洞里塞,他的肉棒一滑而进,他激动地抽插,我也好兴奋,好激动,简直太刺激了,第一次同男人用这种方式搞,由于他的肉棒上有香皂泡,一不小心他的肉棒便滑出了洞外,我忙伸手帮他塞进去,因为有香皂泡的刺激,他没抽几下便不来气了。我刚才已经双过一次,所以也不计较。我们各自冲凉后便穿衣,他一边穿衣一边轻声问我:“阿芳,我想问问你,是我的大,还是你老公的大?”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大胆直率地对他说:“你是要我说真话,还是要我说假话?”

他望着我说:“当然要听真话啦!”

我认真地对他说:“要说大小,你的没有我丈夫的大,没有他的长、他的肉棒大约有差不多七寸长,而你最可爱的是你的龟头很大。”

他又问:“那谁最凶呢?”

我笑着说:“都差不多啦!好了,别问了,回去休息吧!”

走出冲凉房他要求我对他进行口交,我说:“可以的。”

我们回到宿舍,轻轻地上了床,说句心里话,我也很想对他进行口舌服务。他上床便脱去了内裤,他的肉棒软绵绵的,我爬在他身上,握住他的肉棒,娇声娇气地对他说道:“我只能用嘴亲,你不准在我嘴里射精哦!”

他高兴地点点头说:“放心,我不会的。”

我握住他那软绵绵的肉棒玩弄着,我觉得男人的肉棒很有意思,一会儿硬如铁,威风凛凛,一会儿又软绵绵像只丧家之犬。我张开嘴,将他的肉棒喂进了我的嘴里,他低头看着我,我不好意思地吐出了他的肉棒说:“不准你看,你要看我不来了!”

他忙说:“好!好我不看了。”

我见他闭上了眼睛,于是我又将肉棒喂进了我的嘴里,我用我温暖的嘴含着他那软绵绵的肉棒,他那三角形的龟头确实很大,特别是那深深的冠状沟,我用嘴唇含着他的龟头,时不时地又用牙齿轻轻地咬住龟头,奇怪的是他的肉棒在我的含弄下,他的肉棒在我嘴襄变硬了。我好兴奋,好开心,我频频地用嘴套弄着他的肉棒,他的肉棒在我的嘴里膨胀,而且越变越粗大,越来越硬。那整根肉棒上血筋冒冒,我伸出舌头在他的龟头上舔动着,在我的舔动下,他的肉棒在战抖,他伸直双腿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他忍不住地出声说道:“我受不了!我要射了!”

我赶紧将他的肉棒吐出了口中,我用手握住他的肉棒使劲地套弄着,他忍不住地全身战抖,突然一股股浓浓的液体从他的龟头中央喷射而出,他的精液射在我的面上,射到我的双乳上。我好高兴,好刺激,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男人这样射精,我用手抹着射在我脸上的精液,好大一股腥味,我坐起身子用双手抹着射在我乳房上的液体,我开心地抹着那滑滑的液体,我用手托起乳房,低头地闻着乳房上的精液是什么味道,我见他看着我,我又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他的肉棒又软了下去,他突然起身要我躺着,他要亲吻我的阴部,我忙说:“时间不早了,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睡吧!”

他把我按到在床,他爬在我身傍,在我耳边轻轻地对我说:“我只要亲一下就好。阿芳,你让我亲亲好不好?我给你说实话,你姐姐同我结婚几年,我从来就不想亲吻她的下面,你都知道你姐姐下面长满了毛。而你不一样,你的好肥嫩,而且是光秃秃的,我要不亲一下,今晚我睡不着的!”

我说:“你们男人都是这样,什么好听的话都说得出来,那你昨天晚上你和我弄的时候为什么不亲呢?”

他解释说:“你不知道,我昨晚看见你这么性感,特别是第一次看见女人下面不长毛,我就特别的兴奋,真的,我以前只是听别人说过女人有不长毛的,但从来就没有亲眼见过,昨晚当我第一眼看见你下面光秃秃的,我就有说不出的兴奋,所以我昨晚因太激动没几下便出来了,很对不起!”

见姐夫说得那么的有味,我对他说:“只是亲亲吗?”

他忙说:“现在就是你拉我来,我都无法硬起来!”

于是,他爬在我下面,我自然地叉开双腿,我那两片肥厚的白肉也自然地开启着,他用嘴唇夹着我的大小阴唇,他伸出舌头舔着我最敏感的阴蒂,一会儿,他的舌头又伸进了我的洞里,在他的舔动下,我又兴奋起来,水也开始流了出来,他舔着我流出的淫水,用双手拨开我的两片肥肉,他的舌头在我两片肉中间来回的扫荡,特别是当他的舌尖舔到我小便的地方时,我就有一种想撒尿的感觉,而我的肉洞有如蚂蚁在爬行一样。奇痒难受。当时我的心好慌,我用手指着我的阴蒂,示意他舔我的阴蒂头。他明白了,就舔着我的阴蒂。我慌忙抬起屁股去迎合他的舔动,他一边舔着我的阴蒂,一边用手指插进了我的隧道里。他又舔又挖,他惊奇而感叹地对我说:“阿芳!你的洞里好多肉粒一样的东西。难怪我每次插进抽出时都特别的舒服,刺激,原来就是你洞里的肉粒在起作用。”

我试着问他:“姐姐和我是同一对爹妈生的,难道她没有吗?”

他说:“没有,她和你有很大的分别。”

他埋下头继续舔着我。在他的舔挖下我也达到了性高潮,我们终于拥抱而睡下。

第二天清早,他又想来一次,我忙伸手遮住我的下面说:“不要了。”

他微笑着拉住我的手说:“只弄两分钟,我不射精的,好不好?”

我说:“你真是一只馋描,见不得鱼腥味。”

他傻笑着压向我,他用手提着他那半软不硬的肉棒顶在我的肉洞门口,他慢慢地往里插进去。由于他的肉棒没有完全勃起,所以不太容易插进去,我用手拨开下面那个洞口,让他勉强地插了进去。我对他说:“是你说的,只弄两分钟!”

他抽插了几下说:“好!两分钟,你帮我数一百二十下,你可要数清楚呀!你数够一百二十我就下来。”

我开始很认真地数着他抽插的数字,他插进去时我就数,抽出来时我也数,他忙停下来说道:“这样不行,你不会数的,我插进去和抽出来只能算一下,像你这样插进去算一下,抽出来又算一下,我不是要吃好大的亏。”

我笑着点点头说:“好吧!就按你说的方法数,看你已经搞了这么多下了,我只好从头开始数了。”

我觉得好好玩,好有趣,他很狡猾,慢慢插进去,然后再慢慢地抽出来,他插得那么慢,我也只好数得慢。他的肉棒没抽插几下便完全硬了起来,待别是他那三角形的大龟头和他那深深的龟头冠状沟像刮子一样,在我那满是肉粒的阴道壁上刮来刮去,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舒服感,他一会儿九浅一深地轻出慢入,一会儿又狂抽猛插。我的人肉隧道又酥麻了,阴水不停地往外流出。他喘着粗气问:“阿芳,你你怎么不数了?”

我紧紧地抱住他的腰,抬起屁股迎合着他的动作,我伸直双腿,挺起腰,我的全身在战抖,一股触电的感觉使我在疯狂中失去了知觉。我们都同时达到了高潮。我心里好畅快,我抬起头温柔地吻了姐夫一下,我很佩服他这“两分钟”所带给我的最高享受!

姐夫搞完后便兴奋地上班了,我便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在睡梦中我被人摇醒、我以为是姐夫,当我睁开睡眼一看,站在床边的是阿冬,阿冬微笑地看着我,我这才意识到我是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我忽忙地抓住一件衫遮住我的下体,下面遮住了,可上面确露在外面,阿冬忙说:“不要怕,他们都上班去了,请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说着他便将一个纸包放在我的双乳中间,然后转身便走出了宿舍,他的举止使我感到莫名其妙,我拿起纸包打开来看,纸里包着五张一百元的人民币,纸上公正地写着:阿芳你好!昨天的事,使我终生难忘,它将成为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你的肉体真的很美,我不是贪得无厌之人,你放心,我不会来纠缠你,我的信念是:凡事要双方情愿,特别是性爱,你说是吗?假设说你当时不同意,虽然你是一丝不挂,我是绝对不会勉强你的。我真心地感谢你将美丽的肉体奉献给我,因为你刚来深圳,什么都需要钱,如以后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开口,我绝对帮忙,阿芳,如果你想将昨天的事永远成为我们两人的秘密,请你收下这伍佰元钱,请你千万不要误会我的好意。水平有限,请多包函。看后请烧掉!

看完阿冬的便条,我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失落,要说高兴,他搞我一次就让我达到了高潮,还得了伍佰元钱,很划算,要说不高兴,阿冬是不是把我当成妓女看呢?不过仔细想想:从阿冬的言行来看,他不会把我当妓女来看,我好后悔刚才用衣服来遮住我裸露的下体,为什么要遮呢?为什么不阿冬看个够呢?我心想:要是下次,说不定下次我会主动找地来搞我呢!只要有机会,我不会拒绝他,真的,我愿意他搞我,我喜欢阿冬的性格,当然还有阿冬那条粗长凶猛的大肉棒,使我又想起了阿俊,我在想,难道这些肉棒生得粗长的男人都是这么让人着迷吗?

我记不清楚在电车培训班学习了多少天,我在姐夫的陪同下,在蛇口,南油,南头等处四处找厂,由于我刚在培训班出来,很多厂都进不了,找了几天都是一句“技术太差”的话而被拒之门外。我灰心了,看见一些染厂招工,我对姐夫说:“进制衣厂看样子是没希望了,不如进染厂吧!”

姐夫坚决反对:“阿芳,我宁愿给钱让你再去学习电车班,也不要你进染厂干。”

我又在电衣车学习了几天,终于在南头南山村四通制衣厂找到了工作,这间厂规模很小,大约有四十多名员工,主要生产一些低档的棉布睡裤,老板是湖北武汉人,员工主要是四川,湖北,广东,江西等,当我办理好入厂手续后,我有说不出的高兴,厂里要求我马上上班,我说:“我的床位都没有,等我买好东西明天才上班吧!”

第二天,姐夫帮我买好床上用品,在厂宿舍找好床位。我心里好高兴,姐夫深情地看着我说:“阿芳,你就安心上班,我会经常来看你,需要什么就对我说吧!”

我高兴地点点头,这时姐夫叹了口气道:“阿芳,这下我们见面的时间就少了!也没有那么方便了。”

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我看着他说:“不要那么不开心,我每星期过来陪你一次,够了吧,你有时间也可以过来呀!”